雲茵茵澈--karuma

叫我小茵,小雲,小澈都行。我是说真的,不骗你,我会为每一个成为我的粉丝写一篇独一无二的文章。嗯……业渚文而已哦?

【业渚,秀樱】遵命,公主殿下

骑士业x公主渚

有秀樱,慎入!!

感觉赤羽业都被我毁了啊……小天使你不会生气吧?简直我就写了一个冷冷的霸道总裁……

 @想成為渚君胖次的某優 

点文终于出炉!!好几个月了啊,小天使你不会生气吧??

正文

————————————————-

那是赤羽业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景象。

那人轻轻弯下腰,对他伸出了手,脸上担忧之色尽显。

几缕蓝色发丝从斗篷中露出。

【没事吧?猎人先生?】

由于野兽的撞击,头部受到重创,他无法行动。他忍受着血液流失所带来的

痛楚,微微笑了笑,打算说句我没事,怎奈何竟一个字也吐不出。他费力的睁着眼睛,想要看清那人模样,却只看见了一双赛若海洋的湛蓝双眸,紧接着他便沉沉睡了过去,再无知觉。

也不知道那人看见赤羽业的笑容之后,便就此失了魂。

两年后。

【公主殿下,该用餐了。】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手随即贴近胸前,以示忠诚。

一身鲜丽的骑士装穿在身上,再配上如此绅士的动作,大概是个女孩都会沦陷吧。

潮田渚如是想。

【我说过了吧,业君?】于是他托住脸颊,不满的叫嚣。

【是的,渚君。】对方依旧是恭恭敬敬的态度,这让潮田渚一下子很气馁。

‘两个人的时候就称呼对方的名字吧。’

这是潮田渚曾经说过的话。

赤羽业记得很清楚,至于为什么会犯这个错误……

我不敢去问这个心机boy……

他不满的撇撇嘴,【那就不要再叫我公主殿下啊……我不是很喜欢。】

对方但笑不语,心下却在沉思。

国王在王后还未生下孩子时就断定一定是个女儿,甚至为此准备了梦幻公主房,以及各式各样的公主礼服。

可是当孩子的第一声啼哭响起时,国王和王后都傻了眼。

【怎么会……】刚刚顺产的王后嗓音还很虚弱,本就苍白的脸色又因为得知是个儿子时更添一层。

她下意识的看向孩子的父亲,谁知她的丈夫竟露出了笑容,【啊,多可爱的女儿,我真是三生有幸,得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儿!】

不顾王后傻了一般的表情,吩咐着侍卫,【快去昭告全国,说本国王得到了一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儿!】

紧接着,他看着孩子母亲,带着浓浓的爱和心疼,【辛苦你了,我的王后,赐予我这么一个好的女儿……感谢上天吧,我可爱的王后!】

【可……】那不是女儿啊?

他轻轻用手指堵住了她的嘴,眼神流露着高深莫测的光芒,声音像蚊子一般轻柔,却不带温度,【没人会知道……因为他就是我们的女儿!】

这段由来是从公主身边最亲近的女总管——中村莉樱那里听来的。

赤羽业望着潮田渚慢慢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心里一阵抽痛。

【他受了多大的苦呵……】他暗暗苦笑。

至于为什么会说是个女儿,中村回答是:【因为这个国王脑子秀逗了,为了他自己的可怜的那点小面子,把我家可爱的渚给说成了女孩子。】

其实让国王向外宣明是个女儿的最大缘由还不是为了保全面子,而是联姻。

没错,邻国国王浅野与国王交情甚好,为了两国和平,还特地商量了一下未来的联姻。

于是,浅野的儿子学秀很顺利的比渚早生了六个月。

然后,国王坚信王后生下来的一定会是个女儿。

所以无论如何,国王都会说生下来的是女儿,而不是儿子。

而潮田渚的降生,无异于给这个谎言蒙上了真实的烟雾。

精致小巧的容颜,柔顺芬芳的秀发,还有那堪比女孩子般可爱的身型。

谁会不相信他是个女孩子?

于是两国的国王就如此决定了这荒谬的联姻,尽管另一方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邻国的王子要来了。

【没错,公主殿下的未婚夫学秀王子要来了!】

王宫里的碎语扰乱了潮田渚的休憩,他不自觉得皱了皱那道好看的眉。

赤羽业见状,立刻起身,走向了声音的来源。

而高谈阔论者浑然不觉背后有人接近,依旧滔滔不绝的诉说。

等到其他人都望向她的身后,那人才战战兢兢的回头,嘴里挤出字来,没了刚才嚣张的气焰,【……业骑士?】

他的眼神不带任何温度的看向那女人,微微抬了抬腰上的佩剑。

【是的,女士。您的声音……已经吵到公主殿下的休息了。】

看见他手上的动作,那女人面色唰的一下变得煞白,【啊,是我冒犯了公主殿下,请公主原谅。】她提起裙子弯下身表达歉意。

【不必,请速速离开,以免打扰公主殿下的休息。】

语毕,他不做停留,头也不回的来到了以命相护的人的床边守卫。

潮田渚听到骑士皮靴的声音之后悠悠转醒,【业君?】

【醒了?口渴吗?】说完就去倒了一杯水。

【……嗯。】默默接过,小饮一口,【业君。】

【是。】

【明天……就要见到他了呢。】

【……】

【那个名为我未婚夫的——浅野学秀。】

很快的,明天变成了今天。

给潮田渚梳着头发的中村莉樱有些不安定了。

【渚啊……】她幽幽的喊了一声。

他好奇的偏头,【怎么了,中村小姐?】

【你不紧张吗?】

【……紧张啊。】他下意识的抓了抓白色蕾丝裙的裙边。

另一头。

两位国王在一起商谈联姻。

浅野学秀很优雅的站在一旁。

国王仔细的打量着未来的驸马,不住连连称赞,【令犬真是年轻有为啊!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好的才华,不得了啊!】

浅野国王谦虚的摇摇头,【哪里哪里,令媛才是啊,如此好的一位公主小姐,早已美名远扬啊!谁不知道这位公主是聪慧,善良,美貌的化身?由她来做犬子之妻,再合适不过了!】

彼此吹嘘着,这番话更让学秀好奇了,他的未婚妻,究竟是什么样子?真是如同刚才他们说的一样,是聪慧善良美貌的化身?

其实他们两个小的时候见过一次面,只是那个时候太小了。

学秀只记得那个女孩子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国王见自己的‘女儿’还不下来,就很抱歉的对两个人说【实在对不住,我女儿可能打扮的时间久了些,我立刻让人去传唤!】

浅野国王摆摆手,【不必了,我们以后肯定是亲家,令媛又是如此的尊贵,不好意思下来也是正常,我们这就回去了。】

学秀在一旁听着,有些失落。

还没见到她……

【父王!!女儿来晚了!】一女声从大殿外传来。

长什么样子呢……

浅野学秀立时转头,一个气喘吁吁身着黄白色礼服的女孩子闯入他的视线。

浅黄色的发丝随风舞动,一双蓝眼似有灵性,忽闪忽闪的,白肤樱唇,身材苗条匀称,像一朵太阳花般,富有活力。

蓝色眼睛?看来就是她了。

学秀心里暗暗有了一个底,便想看看她才德如何。

国王眼里一丝惊讶闪过,但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村心下冷笑,果然这个死要面子的臭老头不会揭发她。

【这就是令媛?的确为世人所说,美貌无比啊!】浅野国王一脸惊艳。

的确,中村的相貌虽比不上渚,但是单拿出来还是可以一决高下的。

中村女神赛高!!……【捂脸  

中村微微欠身,行了一个标准的皇家礼仪,【抱歉伯父,让您久等了。】

浅野国王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看到公主小姐如此美丽,等多久也是值得的。】然后他转向自己的儿子,轻声问【如何?】

【是一位优雅可人的小姐。】他认同的点点头。

浅野国王心里得意得很,看来这桩婚事一定会完成得非常漂亮。

一直没说话的国王拉着中村的手,抓的很使劲,让中村都皱了皱眉,但还是忍住抽他的冲动。

【过来,乖女儿。】国王看着中村,用手介绍对面那个优雅的男士,【这是你未来的夫婿——学秀。】

中村闻言眉毛一挑,原来他就是啊。

【您好,尊敬的王子。】她面带微笑的提裙行礼。

【您好,尊贵的公主。】他单膝跪地并伸出手。

中村轻轻的把手放了上去,看着对方俯身在手背上慢慢落下一吻。

这个人……好像还不错?

如此绅士有礼……看来这个糟老头给我家小渚挑的丈夫还算可以啊?

但是……一想到这个死老头要把她家渚嫁出去她就非常不爽!

那么可爱的小渚嫁过去要是受欺负怎么办?!他也不会反抗啊?!不行不行,决不允许这件事情的发生!中村莉樱如是想到。

然后她就把渚击昏,并把他交给她最信任的骑士——赤羽业。

【等——中村!】红发骑士用一种很严肃的语气,【你知道这样的后果。】

啊,很少见呢,这种语气。

【当然了,】她选择嬉笑着接受他所谓的关心,【大不了嫁过去嘛~】

根据那个糟老头一贯的作风,肯定不会揭穿她,但是相对的,会把她嫁过去。

【那就看那个王子的长相咯~】她说着转过身,【小渚……交给你我放心。】把手挥了挥,提着裙子跑向大殿。

怀抱着公主的骑士自然明白这个意思。

逃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那,遵从您的意愿。】赤羽业轻将手俯在胸口,如此强烈的信任,由他来守护,绝不会让您失望。

看着公主的睡颜,赤羽业自知自己责任重大,迅速抱紧人儿,翻墙而逃。

裙边的花纹只一瞬,就消失不见在镶有黄金边的围墙之上。

另一边。

老国王与浅野国王继续互相吹嘘,中村表示好无聊,于是抬起手,指指殿外,【王子殿下,愿意与我漫步在花园里吗?】

【求之不得。】浅野学秀表示也很无聊,听到这么说,赶紧答应。

当然中村发现了浅野眼中那一抹如释重负的光芒,但是只是笑笑,不作多言。

这王子的心思也太好猜了吧,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两位老国王看见这俩孩子如此上道,简直要高兴的不得了。

不过老国王心下沉重,谁也发现不了最好……

但是这flag……立得好像有些早。

就在中村拉着浅野走出去进入花园的那一刻,中村纠结了一下,还是选择告诉这个不谙世事的小王子真相。

中村绞着手指,【那个……王子。】

【是的,公主。】王子很好奇,她要说些什么。

【可不可以把你的护卫退下,我要单独和你说一件事情,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不能让别人知道。】第一次这么请求别人,她感觉自己的小尊严都葬送在了这里……

看着那张认真祈求的小脸,浅野点点头,挥挥手,护卫退下。

看着他们退到了看不见也听不到的地方,中村才松了一口气,把高跟鞋踹掉,这个高跟穿的她脚疼,就势坐在了大石头上。

浅野目瞪口呆的看着如此粗鲁的举动,【公……公主?!】

她轻笑,【让您失望了,我不是公主。】

他不知作何反应,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人的笑容,没有任何伪装掩饰,只有说出真相的坦然。

【这不重要……】他上前握住女孩儿的手,【以骑士之名,我浅野学秀一生只认定一个妻子,她的名字……】

这下换中村莉樱愣住了,【等等——王子你清楚你在说什么吗?!】

连敬称都没了,看来这才是她的本性啊,王子笑了笑,【我很清楚……那么,小姐,你的名字是?】

【中村莉樱。】

中村的心情大概就像飞过了大草原般的不能接受,【王子,这样做……】

【叫我学秀。】

【好吧我更正,学秀。】中村摊摊手,【这样的话,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好好想想怎么骗过你父亲吧。】

浅野王子第一次露出了可以称为腹黑的微笑,【这个嘛,我亲爱的王妃,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喂!还没结婚!!结婚了再叫!】伸手就是一个栗子。

【是是……】浅野·小媳妇儿·学秀 如是回答。

另一边。

马车况且况且的声音唤醒了沉睡的公主殿下。

【嗯……】他揉揉眼,红发骑士映入眼帘,【业君?】

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什么,【我怎么在这?!我还没……?!】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抓紧衣裙,手指关节泛白。

下意识看向他最信任的骑士,骑士金褐色的眼睛里少有的严肃以及肯定了潮田渚的想法。

不愧是聪慧美丽集于一身的公主呵……这么快就想到了结果。

【……业君你怎么也跟着胡来?】中村有这种想法他并不新奇,但是遵规守矩的赤羽业也由着胡来他就不能理解了。

而现在眼前的骑士只是把头低下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不作回答。

沉默的时间让潮田渚有些心慌。

突然红发骑士把头抬起,金褐色的眼睛直视着蓝发公主,里面的含义再清楚不过。

喜欢,恋慕,爱,深情。

由此递进。

聪明过头的公主瞬间红了脸,低下头不愿作答。

【我想……聪明的渚君明白我的意思。】赤羽业慢慢踱步到潮田渚面前单膝跪地。

伸出手将白皙如脂的嫩手握在手中,【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小手瑟缩了一下,渚别过脸,耳朵红得诡异,【……好像也不能拒绝吧?】

赤羽业轻笑了一下,【是的,毕竟我现在可是把您绑架了呢,公主殿下。】

小嘴撅起,【……看来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啊?不公平!】

骑士眼眸暗了暗,攥住小手接触到自己的胸口,【这样……您还想拒绝吗?】

仿佛触电一般,潮田渚下意识想要撤回手,但是力道怎敌赤羽业。

【嘭咚——嘭咚——嘭咚——】有力地心跳声传来,通过手掌流入潮田渚的心里。

【……不。】蓝色的刘海盖住了潮田渚的眼睛,在幽暗的车间里,同样也盖住了羞涩的脸庞。

突然脸被一只覆满老茧的手强制抬起,撞入一双深邃的眼眸,【告诉我,你喜欢我……不,你爱我。】

刚刚好不容易红色褪去,又浮上来了,潮田渚感受着手掌的热度,也抬起手覆了上去,闭上眼睛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温暖。

温存了一会儿,湛蓝色的眼睛缓缓睁开,【我爱你哦,业君。】

近在咫尺的金褐色眼眸闪过一丝欢喜,然后淹没。

缓缓伸手搂住了面前娇弱的身躯,【是的,我爱您,永远效忠于您,决不会背叛!】将脑袋埋在香肩,汲取着诱人的馨香。

小手抓在肩膀上,手的主人不满的叫嚣,【说了不要敬称的!】

【是是……】捏捏面前人儿小巧的鼻子,【听你的。】

似是蒙上一层烟雾的蓝眸转了转,【都听我的?】

【是的。】心爱的人的要求,星星月亮都要摘得下来才行呢。

突然感觉到所拥着的身体微微颤抖,紧张的吗?

吓得赤羽业连忙松开手,【怎么了,渚?】

嘴唇颤了半天,只吐出两个词,【……吻我。】

眼睛里的羞涩掩盖不住,隐隐有些委屈,真是引人犯罪的景象啊。

骑士沙哑着嗓子回答,【别诱惑我啊……会控制不住的……】

如此沙哑磁性的嗓音让潮田渚脸更红了,眼睛也不知道该看哪,【……也没说让你控制啊……】

【那……恭敬不容从命。】手轻抚精致的脸庞,脸轻轻接近。

马车的车帘掩盖不住一室春色。

一个月后。

备受期待的王妃终于怀孕了。

但是浅野学秀如临大敌。

自己王妃的孕吐真不是说的……

有时候半夜上个厕所都要吐上半宿。

面对自己即将降生的孩子虽然有欣喜,但更多的是对自己妻子的心疼。

就在一次中村莉樱吐得昏天黑地的时候,浅野在旁边抚摸着后背,【没有这个孩子就好了……】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知道是心疼自己,但是中村还是选择很生气,【这可是你的崽儿,不想要?问过我了吗?你说你……呕——】

唉——看来难过时候还在后面啊……

听说中村怀孕后,潮田渚一直想要去探望。

但是每次都会被恋人——赤羽业阻止。

原因就是太危险。

【不行!我一定要去!】面对自己的恩人以及类似于家人般的感情,他怎能割舍?

终于,红发骑士点头同意了。

赤羽业马上派人给那位世人皆知的王妃传了信儿。

接到通知的中村莉樱兴奋地睡不着觉,这又苦了浅野学秀。

当两个人见面的那一瞬间,潮田渚毫无疑问流下欣喜的泪水。

虽然中村也很想哭,但是孕妇不能哭,于是她抱抱哭得不成样子的蓝发公主。

【哭什么呀,我这不是好着呢吗?】中村扫了一眼浅野学秀,浅野迅速会意,看了一眼心疼到不行的赤羽业离开房间。

赤羽业虽然也想呆在这里,但是接下来是他们的时间,谁也不能打扰。

轻轻带上门,他抬头看见了浅野王子。

浅野抱胸歪头,【我们聊聊吧。】

 

【对于抢走我未婚妻的事情,你没有悔意?】浅野学秀几乎是调侃着问道。

赤羽业淡淡瞥了一眼,【你不也乐在其中?】

所有经过都从中村口中听了一遍,不自觉佩服自己妻子的胆识,但是一想到如果王子不是自己,那么自己的王妃就变成别人的了。

格外庆幸自己的身份。

赤羽业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怀表,【时间差不多了。】

即使是恩人,他也不想别人占据他的渚太多时间,那是他的渚。

【啧啧,这醋味,老远就闻到了。】中村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赤羽业什么性格她最清楚了,没踹开门抢走就不错了。

【莉樱!】浅野表示见到媳妇儿好开心。

【中村,】赤羽业走过去伸出手,【拜托你照顾了,给我吧。】

【是是——】中村连忙把缠在自己身上的小蓝毛塞进眼里都要冒火的红发骑士的怀里。

感受到熟悉的温暖,哭的过头的潮田渚立马沉沉的睡去。

只要关于潮田渚,赤羽业总是没有办法,不自觉舒展开眉头,淡淡笑了笑。

【我的真主,赤羽业笑了诶!】中村像是发现新大陆,【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

浅野学秀就势跑到中村莉樱身边,【很新奇?】

中村连连点头。要知道,她曾经可是用过很多方法都没让他笑呢。

不顾这俩人的逗趣,赤羽业抱起潮田渚径直离开,【回去了。】

【要不要找人送送?】浅野不怕死的开口,旁边中村立刻用手捂住,【你傻啊,找人不是更容易暴露嘛!】

赤羽业刚刚可是转头瞪咱俩了啊……

溜了溜了。

悠悠转醒的潮田渚看见熟悉的胸膛,【业君?诶?放我下来啦!我很沉的!】

【是的,很沉。】

【?】

【我现在抱着的是我的全世界,你说沉不沉?】

END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