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茵茵澈--karuma

叫我小茵,小雲,小澈都行。我是说真的,不骗你,我会为每一个成为我的粉丝写一篇独一无二的文章。嗯……业渚文而已哦?

【业渚】变成女孩子了?!

性转啊……我感觉我会死掉……

我不知道这个叫不叫辣眼睛……

尝试了一下什么叫雷……

对了题目是合起来念的。

 @君-master 

 希望不要嫌弃……

以下是正文。

---------------------------------------------------



事情要从业渚回家的途中说起。

【啊,还有草莓牛奶。】

渚看着业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后过了十分钟才想到。

没错。

这两个虐狗男在一起逛超市。

完全可以理解为变相秀恩爱。

买完了必要的蔬菜水果后,赤羽业非常奇怪的喊了一声【渚。】

【是?】

【……】看我眼神看我眼神!!

【啊?】我们单纯地小渚没想那么多还以为业的眼睛抽筋了。

【业你眼睛怎么了?难受吗?怎么老是眨呀眨的。进东西了吗?】

吓得小渚赶忙给他吹眼睛。

啊,虽然媳妇儿给自己吹眼睛我很高兴啦,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

赤羽业坚信媳妇一定和自己有默契,一定会明白的,于是一直看着潮田渚。

 

渚怀疑业的脑袋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完了完了脑子烧坏了。

 

在过了十分钟之后一根筋的小渚才想起来家里的草莓牛奶没了。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啊抱歉抱歉我忘记了。】

在回家的时候渚一直给旁边黑着脸的大爷道歉。

大爷是谁?

哦,那当然是心情低落的业了。

本以为自己和自己媳妇儿不用再说话就可以办到心灵相通了呢……

看来还得需要多加锻炼,恩,赤羽业自己认同的点点头。

毕竟草莓牛奶和媳妇儿都不能割舍!

渚看见自己男人自己默默的黑了脸又自己默默地点头再次怀疑他脑子里进了什么东西。

于是在过马路的时候,他检查了一下马路上没有车辆经过,就故意跳到路中间,试验一下业会不会喊他回来和他一起走。

哪知赤羽业完全沉浸于怎么和媳妇儿升级感情的幻想中而忘记了旁边真实的媳妇儿。

当一辆大卡车闯了红灯之后——

一切都晚了。

赤羽业看见卡车的时候心想不妙,深知已经来不及叫回渚,于是自己猛扑了过去。

【渚——】

渚听到叫喊后来不及高兴便感到一个在熟悉不过的人冲过来抱住了自己然后卡车也随即而至。

据赤羽业回忆说,当时还挺疼的。

轰——

 

 

渚是在业的呼唤声中醒来的。

【渚,你醒醒,渚?】

【啊,业……】

渚看着眼前的人睁大了眼睛。

【你——?这……】

虽然脸还是自己男人的脸……可是那一头飘逸的赤发是怎么回事?!

还有——胸?!

??

渚一脸大写的懵逼。

可是为什么你这么淡定啊?!

啊?!

【我们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业抚了一把长发说。

都……

然后渚掀开被子看了看,果不其然,胸口有两小团,软软的。

……

为什么她那个那么大。

好吧重点错了。

渚的眼神表明生无可恋,【下面……】

业面容惨痛的摇摇头。

啊。

渚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诶?又晕了?】

又?

啊,忘了说,这是渚第二次醒了。

第一次醒来的时候还问我有没有事呢,第二次还没说什么呢就……

又晕了。

这可如何是好……

虽然赤羽业在发生车祸时是在上面,受的伤照理来说应该是最重的,但是业的体质太好了,比潮田渚醒来早了半个小时。

 

在渚昏迷的时候,业想了很多。

本来抱着和渚一起死的想法,但是谁知我们两个竟然奇迹的从卡车底部钻了过去,没受到什么伤害。

真是奇迹。

驾驶员已经肇事逃逸,警方正在全力抓捕。

但是我们两个……

变成了女孩子谁负责?

为什么会变成女孩子,赤羽业也不得而知,只知道现在没事就好了。

【恩……】是渚的声音!

【你醒了?别再晕了哦?】

业稍微握紧了渚的手。。

【……】渚摇了摇头,表示不会再晕了。

之后就是奇迹的沉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渚突然想到了什么,就问道

【医生怎么说的?】

【……他们说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病例,但是说我们身体各方面都很好,和普通人没有区别,过一会就可以出院了。】

当然,这些医生把她们看做怪物这件事赤羽业并没有说。

渚心里有些变化:

啊这样啊。

没办法了呢。

虽然感觉妈妈可能会很高兴……但是业的父母该怎么办呢……

难道说我们一觉醒来变成了女孩子?

不可能吧。

【看来……先躲一段时间吧。】

赤羽业习惯的摸摸头发,突然感觉长发还挺碍事的……

她的脑袋虽然感到疲惫,但还是说出了最佳方案。

【恩。】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失去了踪迹。

因为赤羽业是个土豪,所以买个房子不在话下,而且还是别墅。

地点选在了郊外。

看着亮瞎了狗眼的装饰,渚撇撇嘴,【浪费。】

赤羽业却感觉很开心,那张中性的脸洋溢着一种别样的光彩,说道【渚,不觉得很浪漫吗?相当于私奔诶~】

渚失笑,【你还真是乐观,】她看了看业那一头长发,【咱俩可都不是男孩子了哦?】

这是渚心里过不去的大坎儿。

【那又怎样。】吊儿郎当的声音掺杂了几分严肃,【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跟性别有什么关系。】

赤羽业转过头来,金褐色的眼瞳直盯着那双湛蓝海眸。

啊糟糕,心跳……

乱的不像话。

【果然,当初吸引我的,就是你这一点啊。】脸微红的渚眼睛不敢看她,一边抚着跳动的胸口,一边轻轻的说。

【什么?】赤羽业当然听到了,只是想她再亲口说一遍。

难得媳妇儿说了喜欢啊。

渚一脸明知故问的撅嘴,【不说了!】然后腾腾腾跑上楼去找卧室了。

留下赤羽业一个人偷偷地笑。

那鲜红的,富有生机的发色似乎要比外边的夕阳更胜一分。

 

日子过得很是平静。

但是也有点不平静。

比如说现在——

【渚~你就让我和你一起睡嘛,好不好,你就这么忍心让我一个人睡在侧卧?】

【恩。】

【呜呜呜呜——】一年都不留一次眼泪的赤羽业居然挤出来那么几滴眼泪。

【要不然你又想爬上我的床了!】气死我了!

其实主卧有两个床,这让赤羽业很不满意。

明明一个大床就够滚的了,还弄什么第二个床!

其实渚也很想和业一起睡,但是自从那天晚上之后……

那晚业爬上了渚的床,声称自己太缺乏渚的关怀,需要安慰,关键是渚也想业很久了,于是就让她一起睡了。

然后……

在高潮部分业没有那家伙,兴致骤减。

渚毫不客气的一脚把他踢下床。

【回你的侧卧!】

于是事情就是这样。

两个人一个在主卧里,一个在主卧外隔着门说话。

【求求你了~让我进去吧!】业一脸委屈,配上长发和跌倒在地板上,倒有些怨妇的样子了。

【哼。】渚就那么靠在门上,就差那根烟。

在做的时候居然让我感到不满意,老娘【咦】也不是好欺负的!

【渚~~我上网查过了,用手也是可以的!】某人还在挣扎。

【……那也不行。】那感觉怎么会一样!

最后业狠了狠心,这样可不行,我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啊!于是说道【渚你不让我进去,我就闯进去!】

【那你就试试。】

话说出口渚就后悔了。

她男人【不,是女人】可是中二半赤羽业啊!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小恶魔啊!

于是慌了马脚的急忙开门。

业在外面往后退了好几步,猛地一冲。

两个人正好撞上。

【啊——】

【呃!】

碰——

头对头哈。

【恩?你问我身高差呢?

被狗吃了!】

这个劲还真不小。

导致两个美丽的少女双双昏倒。

 

赤羽业是被小渚断断续续的哭声叫醒的。

他的眼睛微眯,看见了熟悉的一抹蓝。

【渚……?】

【业你醒了?太好了!都过了三天了……太好了……】

渚眼眶里都是泪水,眼圈也是红红的。

一向白皙的肤色也有些苍白了。

【医生说幸亏你的体质好,才没有生命危险……】

业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样?】

渚的心一暖,都这样了还关心我,【我没事,就是些皮外伤。倒是你……都是我不好……呜呜呜……】

业想要抹去渚的眼泪告诉他我不怪你,但是用手抬起来的时候的时候刺痛了一下。

【诶?】

这才发现身上好多处绷带。

【啊你别乱动,你的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让我来就行了。】

渚也不知道业为什么想要掀开被子抬起手,但是既然他想,那就给他掀开了。

赤羽业顺道看见了自己完好无损的兄弟,狠狠地呼出一口气。

以后的性福生活有保障了……太好了……

然后业又看了渚一眼,用另一只稍微好点的手把衣服扒开了。

【诶——业?!】

渚的老脸一红,但也不敢动,怕碰到业的伤口。

看见没有那两团,赤羽业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原来,是梦啊。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