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茵茵澈--karuma

叫我小茵,小雲,小澈都行。我是说真的,不骗你,我会为每一个成为我的粉丝写一篇独一无二的文章。嗯……业渚文而已哦?

【业渚】弟弟你太缺德了!

急赶慢赶终于榨出来一篇!

送给小天使 @李姿穎 

拖了这么久不好意思!

兄弟梗,您看还满意吗?

以下是正文~

——————————————————————

作为兄长的潮田渚心情很不爽。

有一个名叫赤羽业的表弟【暂住他家里】。

虽然说赤羽业是姑姑家的孩子,但是一点也不像我们家人!

真是奇怪。

他那满肚子的坏心眼哪来的。

完全想不通啊。

就比如现在……

【渚君~】

马丹,我比你大好吗!大了……恩,……起码三个月!【数学不好的某娃子】

强忍着青筋,【叫哥哥。】

【诶~不要嘛。因为啊……】

【……闭嘴。】

【哈哈,渚君生气起来好可爱哦~】

【……】

潮田渚知道这个缺德玩意想说什么。

无非就是每次亲戚来猜测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的时候,这个缺德玩意就可以嘲笑他一番了。

下面就是某个娃子记忆深刻的一幕:

亲戚都知道潮田渚的姑姑生了个儿子,据说还特别帅,【小姨子们】就争先恐后的来了。

赤羽·蜜汁微笑·业辛勤的为【小姨子】亲戚们端茶倒水。

【阿姨,这么远累了吧?来,喝口水歇歇!】

小姨子们面红耳赤,【诶呀诶呀麻烦你了……】

潮田·看穿一切·渚默默地不说话。

呵呵】

小姨子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对谁是哥哥开始感兴趣了。

那个年长的就来了一句,【我估计呀,是业君。】

其余的也跟着附和,【是啊,多有哥哥的样子啊!】

【……】

【……】

两个人都是奇迹的沉默。

然而潮田渚知道这个缺德的为什么沉默。

【因为……完全忍不住笑啊哈哈哈!】

潮田渚望着笑到不能自已的赤羽业默默地揪掉一根……

草。

潮田渚就这么黑着脸看着笑够了的赤羽业。

【好啦好啦渚君,不笑了。】

这还差不多,哼。

潮田渚起身就走,也不管后面依旧憋着笑的某缺德。

【渚君~等等我啊!】

诶?这就话……他什么时候对我说的了?

他顿住了脚步。

依稀记得,就在姑姑把他送来的时候,这个红发的小家伙就显出了他的恶魔本质。

一双金褐色的大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肯停下来。

直到看见了潮田渚。

小时候的潮田渚脸蛋比女孩子还要精致,蓝汪汪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的想要逃避孩子赤裸的目光。

小嘴咧了起来,咯咯的笑,【姐姐!姐姐!】

潮田渚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

所有的大人都笑了起来,【那是哥哥哦!】

【哦……】孩子明显有些小失望。

虽然不再说姐姐了,但是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真的是孩子该有的吗……

也不知道他到底懂不懂性别的问题,反正孩子还小,也不懂什么……

对吧?!

那他为什么老是送给我洋装?!

Excuse   me??

老子可是男的!

带把的!!

而且有一次赔着垮了的笑容问道【衣服哪来的呀?】

人家孩子的回答是:

【从别的女孩子身上扯下来的。】

【……】

姑姑!快把你孩子带走!

终于明白姑姑送来的目的了……

 

有那么一次,小渚带着小业出去玩。

结果小渚和前原矶贝玩的太开心,就忘记了小业的存在。

在他们追跑的时候,小业终于露出了专属于孩子的委屈,【等等我……】

估计对他的心疼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被自己的妈妈抛弃然后每逢过节还要装作他的侄子一样叫姑姑好……

【心疼】。

虽然时隔多年,这种感觉还一直萦绕在潮田渚的心里。

但是感情……好像变质了哦?


【渚君?……喂?】

眼前是赤羽业放大的俊脸。

【哇啊!你……你靠这么近干什么?!】

潮田渚立刻吓得退后三步,并摆出一副防卫姿势。

看见蓝毛的防卫,觉得好笑的同时微笑不免带了些苦涩。

已经……不让我接近了么?

咚。

啊嘞?心……疼了?

真的假的。

就算被讨厌了,我也想要在你心中留下一个位置。

慢慢露出一个自己认为很不错的笑容。

【那么渚君以为我想干什么?】

噫!收起你那个猥琐的笑容!

一步步逼近,【脸红了哟?】

【没……没有!】

后退。

继续后退。

注意,注意前方S级危险警告!!

这不是演习注意这不是演习!

赤羽业有点受不了我进敌退的架势了。

直接一伸手把渚拽了过来。

【啊!】

【别动。】

赤羽业闭上眼睛紧紧地搂住眼前的人,越搂越紧。

潮田渚听话的不动了,可是心脏在不停的乱跳,好温暖的怀抱……

诶?

不行了,心跳……

别这样啊……

这样我会以为……

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

【诶?】

潮田渚骇的睁大了眼睛。

赤羽业认为渚是难以接受,自嘲道【恶心吗?可是我就是喜欢上你了。】

【不是亲情的喜欢,而是想做男女朋友的喜欢。】

啊你先听我说……

【听我说完你再拒绝。】

那个……

【从我看见你第一次脸红的时候,从我看见你穿女装的时候,从你开始等我的时候,甚至你开始梳起头发的时候……我知道,我整个人的心都在为你而跳动。】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看见赤羽业真挚的眼神,

潮田渚不知道怎么想起了这句话。

【你的每一次都有我的心动。】

 

赤羽业明知道答案却还是想要他亲口告诉他。

红毛脸上的固执让渚笑出了声,【我……答应你。】

诶?

不是拒绝?

这次换赤羽业蒙蔽了。

但是也就仅仅持续了一秒钟。

赤羽·妻奴·业抱起媳妇狂奔。

【走!我们去领证!】

【等——!?啊啊啊啊慢点!!】

潮田·吓晕·渚表示他后悔了!

这个缺德玩意!




---------------------------

我只能表示初三狗和初三狗的妈妈伤不起。

码字的时间就是致命伤!


评论(2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