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茵茵澈--karuma

叫我小茵,小雲,小澈都行。我是说真的,不骗你,我会为每一个成为我的粉丝写一篇独一无二的文章。嗯……业渚文而已哦?

【业渚】人鱼,并非传说

 @鎏光诉言萧 

小天使你点的文出炉了!只是时间这么久还记得我不……可能写跑了……不满意直说!!没关系!!再次感激你的关注!

哈子卡西啊……

------------------------

【人鱼会一种魔法。】

【是什么?】

【他会让你无可救药的爱上他。】


陆地。

这个世界上有人鱼。

生长在海边的赤羽业一直深信着。

即使已经16岁,是个抛弃童话的年纪了。

赤红的发丝配着深蓝的海岸,却有种意外的和谐。

但是父母说最好不要遇到人鱼。

这是为什么呢?

但是……你就这么天真的以为吃鱼 · 闲得慌恶魔 · 业会乖乖听话??

呵呵】

于是他天天跑去海边,祈祷着,

希望你出现吧……

传说中的人鱼。


海底。

16岁的人鱼,潮田渚。

虽然是个男孩子,可却是海底最漂亮的小人鱼。

终于可以到了浮出水面的年纪了!

但是妈妈说了不可以和人类说话,为什么呢?

因为是妈妈,所以不会做对我不好的事情吧?

从小就听说了小人鱼的故事,所以对人类有点憧憬又有点恐惧。

小美人鱼为了王子化成了泡沫……

多么可怜啊。

所以不能遇到人类!会让我们变成泡沫的!【喂

于是,一个崭新的价值观在潮田渚心中出现了。

人类会让我变成泡沫。

所以绝对不能和人类说话!

绝对!


但是,似乎没有这么顺利哦?

仿佛是上天听从了许愿更多的赤羽业,让刚好上岸的潮田渚遇见了他。


那天夜晚,凉风习习,海面上闪着不一样的光芒,像是北极光一样的。

看上去很漂亮。

赤羽业想。

【啊啊,呆的久了,也觉得凉了,明天再……】

本想回家的赤羽业突然在海上发现了一个隐约的人影。

【有人落水了?!……啊不,那是!】

他俊朗的面容上金褐的眼睛闪过一丝兴奋。

那是……

【人鱼。】


潮田渚对于海面以上的地方有着无穷的向往。

听妈妈说,有和海洋一样颜色的天空,还有白色的云,以及小鸟。

还有绝对不能碰见的,

人类。


【可让我等到了你啊~】

赤红发色的男孩在海岸上激动不已,但是他又想,在人鱼面前不能暴露我是个逗比的本质!我要高冷起来!

于是,他在海岸上的石礁这里等待着,那个人鱼的到来。


钻出海面的潮田渚有一种失望的感觉。

没有像海一样的天空,只有黑漆漆的夜晚。

没有白色的云,只有乌黑乌黑的团状物体。

没有小鸟,只有会乱叫的黑色的鸟。

都是黑色的。

没有和海一样的东西……

哦对了,还没有那个东西。

人类。


他心中庆幸,没有遇见人类,于是就慢慢地游动至海岸。

【我可没有上岸过呢,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赤羽业听到了一种天籁般的声音。

真的是人鱼!!

他长得什么样子?是男是女?他会喜欢和我交流吗?

种种问题都在赤羽业自己冒出来的那一刻消失。

【……】

【……】

相对无言。

但,内心活动很频繁。

‘男的诶!长得好可爱!声音也很好听!我喜欢他!’

冒出这个想法的赤羽业顿了顿。

‘人、人类?!不行我要回去!!’

想到这的潮田渚有种解脱的感觉,于是他转身就跳进了海里。

【哗--】溅了赤羽业一身的水花。


于是两个人暂时分离。

以赤羽业撩汉子失败告终。【不,根本没说话好吧……


【啊等……!怎么了?】自己好像被讨厌了呢……

我穿戴整齐,也没有无理的举动啊……

怎么回事?

不过,那条人鱼长得可真可爱啊~我都心动了呢~

虽然是个男的……

恩,性别?

不重要吧?

在回家的路上,赤羽业成功被掰弯。


可爱的小蓝人鱼以光速游回自己的窝。

【天啊,吓死我了!】

妈妈看着扑向自己的儿子,【怎么了?】

【人、人类!我看见了人类!】潮田渚惊魂未定道。

妈妈却忍不住笑了,【看见人类很正常啊。】

【可是他会把我们变成泡沫……】多吓人啊!

【噗哈哈哈!那是童话里!傻孩子,没有的事~】妈妈笑着搂住儿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恩。】妈妈的怀抱很温暖~


回来的特别晚的赤羽业少不了一顿说。

爸爸一脸无语,【你就这么希望人鱼出现?】

【恩。】再说我已经见过了!

反正赤羽业不会说出来见过了就是了。

【那好,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希望你可以别执着于人鱼了。】

哼,只要不是说教,故事我还是乐意听的。【傲娇的娃


从前---

有一条人鱼,出海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正在打捞的人类,见此情景,她转身就跑,可是那个渔夫以为那是条大鱼,就在后面穷追不舍。

终于,人鱼被捉住了。

渔夫一看是条人鱼,傻眼了。

但是他的傻气被欲望中吞没。

【这个卖出去会有很多钱的——】

他这么说。

任凭人鱼苦苦哀求他也没有放弃卖她的念头。

终于有一天晚上,神明出现了。

对于她来说,那个男人赤红的发就是太阳。

对于他来说,那双湛蓝的眼睛救赎了他。

他把她救了。

然后把她放回了海里。

对于这个男人,人鱼想不出什么来报答,唯有每天他出海打渔时告诉他哪里的鱼多。

于是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但是人鱼自己知道,对那个男人她抱有不一样的情感。

但是她不知道,男人已经对她有了好感。

于是在一个夜晚,两个人相爱了。

这是一个不被祝福的爱情。

他们知道。


爸爸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赤羽业倒是很好奇故事后面的发展。

他拽了拽爸爸的衣角,【然后呢?】

【他们分开了。】爸爸轻描淡写一句带过。

【啊?】

对于这个答案,赤羽业很不满意,非常不满意。

爸爸站起来,无视他立起来的呆毛,放下报纸转身离开了。

只留赤羽业一个人在客厅里思考着。

爸爸的背影,为什么有了一丝凄凉?


相比于爸爸的一笔带过,妈妈这里倒是丰富了许多。

妈妈一双深蓝眼睛添了些许忧郁,玉手轻抚上潮田渚的头,但还是慢慢的,用她独特的温柔嗓音讲述着这个凄恻的故事。

男人和人鱼的恋情终于还是被人知道了。

不管是人类,还是人鱼族。

人鱼族放下话。

【分开吧,对谁都好。】

人类那边也得出了同样的答案。

但是,热恋中的男女又怎么会听得进别人的话?

直到某一天。

人鱼接到了说在海边等他的邀请,说有事找她。

人鱼面红心跳的在礁石上等待着,却不想,等来的却是男人的母亲。

妇人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跪了下来,与地面接触的巨大响动令她不知所措。

【阿姨你?!】

【求你……放过我儿子!】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宁静。

她张大了双眼。

妇人原本梳妆整齐的头发也因为身体的颤抖抖落了不少,【我家就一个独子,求求你,千万……千万不要让赤羽家断后!再……再说了,为什么就非得是我儿子不可啊?我不想让别人留下笑柄!!】

人鱼原本想扶妇人的手也不经意颤抖了一下,抖着的缩了回去。

【我……】不想和他分开。

为什么会如此沉重,无法说出来。

大概,这就是不被认同的心痛。

她摸了摸那个被称为心脏的地方,恩,在疼痛着。

但是,不得不这么做呢……

于是,她抹掉了人类称之为眼泪的东西,哦,不,要知道,人鱼的眼泪,可是价值连城的珍珠。

于是在落在沙滩上的那一瞬间,变为了一颗晶莹透亮的珍珠,不过,这颗珍珠是黑色的。

听说这东西很值钱呢。

她拾起珍珠,放在满脸惊诧的妇人手中,【交给他,我走了。】

随即她反身跃进海里,不带一丝留恋的绝望的游进海底,永不再上岸。



【故事结束了?】潮田渚小心翼翼的问道,作为孩子,怎么会不明白母亲的感情。

【是啊,结束了。】妈妈抬起头,把眼角的晶莹逼了回去。

明明就结束了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会心痛。

潮田渚不知道怎样安慰母亲,只是握住了她的手,母亲的手总是那么温暖。

【谢谢乖儿子。】她感受到了来自儿子的温暖,蹭蹭儿子的脸,她就离开去做自己的事了。

留下潮田渚摸着胸膛,是母子连心吗,还是……

为什么有种很遥远的,却又说不出的心痛?


上一辈的感情,如果这一辈实现不了,那么就下一辈。


【那如果下一辈也?

【那就下下一辈!!


海底。

原来,人类也是有好的啊……看来不能偏见的认为人类都是坏的。

潮田渚如是想。

他突然萌生了再去一次岸上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


陆地。

绞尽脑汁的赤羽业终于明白了自己缺德爹说的究竟是啥意思。

啥玩意儿啊?

自己造下孽反而不敢承担?还分了?

朝着父亲的房门他狠狠地啐了一口,【懦夫!】

他昂着头,好像干了一件大事似的,慢悠悠的回到了房间。

却不知道听到儿子如此粗略简洁评价的爸爸身子一颤。


心有灵犀么?


在同一时刻,他们又在沙滩上相遇了。

潮田渚睁大眼睛望着这个不速之客。

【你不是昨晚……】赤羽业惊喜的声音,拉回了潮田渚的思绪。

他……很像母亲故事里所说的人呢,赤发金眸。

好像有点帅……?!

想到这里的潮田渚脸就红了。

但在某个小恶魔的眼里就不一样了。

淡淡红晕绽开在白皙小脸上,水蓝色发丝纷飞,在月光下格外美丽,湛蓝眼睛仿佛诉说着什么,樱嘴欲张未张。

好、好一幅活色生香图!!

赤羽业悲愤的抹了一把鼻血,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

小人鱼一看流血了,还以为他受伤了,出于本能,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轻轻地问一句,【你受伤了吗?】

啊——这天籁~

不要春心荡漾啊,你要坚持住啊赤羽业!!

于是他反握住他的纤纤玉手,【诶?】蓝毛没反应过来,就被某个红毛打横抱起,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后悔摸了他的脸。【没有后悔药的说

【不、不是,这是去哪?】

蓝毛扑腾挣扎了一会,但发现好像一滴滴用都没有。

【我家。】

某人淡淡撂下一句,身下步履不但不停,反而加快了。

【等——为什么要去你家?!】

潮田渚的手开始乱动了,不住的拍打赤羽业的肩膀。

【别乱动。】媳妇儿的粉拳他是很喜欢啦,但是乱动会摔下去的哦,【难不成去你家?】

【不行啊,你会死的……】人类会因为缺氧而死的呀,【诶不对我为什么会思考这些?!】

【那不就得了。】用脚一踢,门应声而开,潮田渚莫名心疼那个门。

爸爸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就知道门没救了,他强忍着暴出的青筋。

【你上哪……】当他看见自己儿子怀里的蓝色身影时,不住愣了一下。

等一下??鱼尾?人鱼?


儿子抱了个人鱼回来怎么办,在线等,急求!!


谁知儿子一张口就是雷死人不偿命的话。

【爸,这就是你儿媳妇儿了!】

【……啊?】

一同懵逼的还有怀里人。

爸爸深吸一口氧气,以防自己不会晕倒,好在赤羽妈妈早就不在人世,不然肯定比他先晕倒。

【我不同意!】怀里一直安静的潮田渚发出了声音。

【你看嘛,人家都不同意,你还……】爸爸像是得了什么令牌一样,松一口气,只要人家姑娘不乐意,再怎么着也不会成的吧?

等,一,下。

好像不是姑娘。

是个男的。

【男……男的?!】爸爸颤抖着手指指向了儿子抱着的人鱼。

鱼尾是有的,可是那两个遮胸贝壳呢……哪去了?

好像没胸啊?

鉴定完毕,男性!

他嘴都歪了,还是指着儿子颤抖着,【弯,弯了?】

当看见自己儿子轻悠悠点头之后,爸爸感觉世界对他真的一点都不温柔啊。

好像弯了的打击更大一些。

他颤巍巍的扶住墙壁,慢慢抬起脚,一步一步走过儿子身边,在不经意看见怀中人的那一刻,他不禁停下脚步,打量着,【像,太像了……请问你的名字是?】

被一个陌生人注视着很不舒服,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回答了,【潮田渚。】

原来我媳妇儿叫渚……果然是好听的名字。

【潮田……果然是她啊……宿命吧……】爸爸叹了口气,摆摆手,【你们的事,我不管了。】

上一辈未完成的事情,就在这一辈实现吧。

【对了……】爸爸关上门的瞬间回过头,【记住了,我儿子叫赤羽业。】

【赤羽?!】这个姓不是……?!

感受到了怀中的震动,他低下头,【怎么了?】

察觉到身体水分的流失,他抓住他的衣服,【我要水……】

赤羽业瞬间了悟,飞奔进浴室,把蓝人放入浴缸的同时,扭动了水龙头,水开始流动,气氛压抑起来。

【为什么……渚你会知道我的姓氏?】

一开口就称呼名字……这人自来熟吗……

但他还是叹了一口气,慢慢诉说着那个悲伤的故事,【那是我妈妈年轻时候……】

听完故事的某人眉毛一舒,【原来如此。】

【业君,你怎么会……】忘了他的爸爸是……那就理解了。

赤羽业俯身轻吻他额头,【我媳妇儿也不是傻的无可救药吗。】

【噫?!——】小恶魔满意的看着身下人儿脸蛋红得通透,恶魔尾巴晃来晃去,笑得十分猥琐。

【业君……我看见尾巴在动哦……】好心的指了指乱晃的尾巴。

【请无视无视!】

怎么可能啊!!


【恩?好像没有沐浴露了。】他抬起头,【我去给你拿来我的。】起身离开。

我真的……要和一个刚见两次面的人结婚吗……我们不熟悉对方,可是业君说就认定我一个人了……是不是只是玩玩呢……

潮田渚把头沉入水下,开始思考了。

而且……我们都是男的……他会不会在遇见别的女孩子之后就……

啊呸你在胡想什么,这个事还没准呢……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

这个突然的认知让他从水中冒出,只是不凑巧,赤羽业刚推门进来,【一进来就这么火热?】

为什么在你眼里小渚永远都是色气的……这个滤镜务必给我来十份!!

轻抚湿发,在浴室里气息都带上不经意的潮湿,水珠从素白的脖颈顺流而下,胸膛,再往下,撩起一阵颤栗。

某只恶魔笑的不明意味,在浴池里的小渚只感觉到危险……

妈妈救我……

还以为会发生什么,原来只是帮我抹沐浴露……

如果忽略揩油……

【你希望发生什么吗?】某个人看出他心中所想,毫不犹豫点破,【还是说……】他凑近,撩起一绺蓝发,亲吻,【你希望发生点什么?】

【……一、一点都不!】

【心口不一。】

【谁说的?!】

【我。】

【#¥%&*#¥¥%……】


之后的时间里,潮田渚告诉了母亲整个事情经过。

妈妈沉默一会,却没说什么,深深望了自己儿子一眼,【你……还会来看我吗?】

毕竟每一对新人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分开的。

【会!】他承诺。

【好孩子……】她摸了摸儿子的头发,想想以后都摸不了几次了,心里就一阵难过。

他还是决定揭开这个伤疤。

【妈妈,你真的不见他一面?】

【……有些人,不见反而更好。】妈妈拉着他的手,握了握,【去吧,他在上面等你。】

潮田渚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就是不落下来。

因为被海水同化了。

【恩!】

他点头,点的很认真。

突然,他紧紧搂住了养育他16年的母亲,【我会回来看你的。】

妈妈轻抚他后背,【恩,我等待着。】

她放开他的手,【去吧。】

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游走了。

看见自家媳妇儿终于从海面露出头,赤羽业松一口气,【慢了啦~】

【知道啦知道啦。】无奈的伸出手,【抱我。】

【得令——!】

潮田渚知道,这个怀抱,就是他以后的归宿。

于是他笑了。

两个人,还要走过一段漫长的岁月。

--------

真的非常抱歉……写着就写飞了以至于拖拉这么久……

小天使喜欢么?不喜欢我就……

下跪【求原谅啊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