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茵茵澈--karuma

叫我小茵,小雲,小澈都行。我是说真的,不骗你,我会为每一个成为我的粉丝写一篇独一无二的文章。嗯……业渚文而已哦?

【业渚】业君告白进行时

写完了渚的,感觉写写业的也不错啊。就是写的不好。别嫌弃。

也是没赶上业老公的生日……想想就心塞……

好吧祝大家元旦快乐~祝大大们多产啊!!毕竟青梅竹马都出来了还坐得住吗!!

暂时冒个泡写一篇……估计又会沉得很深,指不定什么时候冒出来吓你们一跳!

哦对啦还有一句,遇见lofter上的大家,真好!

话说我打这么多字真的有人看吗……

正文go!

--------------------------

或许潮田渚从未想过要和自己憧憬的对象在一起。

但是似乎,就是这样糊里糊涂的在一起了。

多年后,潮田渚每次回想起来都会觉得自己吃了个大亏。

【渚~你在干什么?】

叫了好几声也没见爱人搭理,业只好进屋来看看。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答应你告白的时候。】

渚一脸【啊,我怎么就那么快就答应了呢,我实在是太傻了】的表情。

看见爱人似乎有点后悔,业转转眼睛。

这可不行啊,必须要给渚一个完美的求婚仪式。

于是多少用了点乞求的语气说【呐,渚,我可是最爱你了哦,你不能反悔啊?】

听他说完,渚只是无奈的笑笑【我也就只是抱怨而已,都到这个时候了,我可不会反悔了。】

啥?抱怨?

我觉得我挺好的啊,怎么会让渚抱怨呢?

每天兢兢业业的出去应付【欺负】高官,就是为了多挣些钱好养活你啊。

诶,真是的,为什么你就不懂我的心呢?

渚暗自叹了口气。

你真是不明白啊。

【好了,赶紧洗手吃饭了。】渚说完离开了房间,留下业一个人思考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第二天。

渚醒了之后发现业还在床上,【诶?你今天不去上班了?】

业搂过渚,闷闷的说【对,他们说我今天可以歇一天。】

听这语气,肯定是受气了。

渚安慰性的拍拍业一头的红发,【没事,今天我也放假,咱俩在一块呆着吧。】

业听完,抬起头,眼睛亮亮的,【那我今天要和你出去约会!】

【恩,好啊。】好像我也好久没和你出去了。

呦西!成功上钩!

什么歇一天,你就听他瞎说吧,还受气?

哦,得了吧,那些人恨不得他天天不来,所以一说我能不能放假一天的时候,那些人的表情都像饿了一星期的人终于见到吃的了一样,闪闪发光。

【行行,放假几天都行!】

就这样,业成功的放假一天。

其实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小官场,赤羽业嚣张跋扈的性子早就磨得七七八八了。

但是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对于自己的爱人,不能没有小恶魔附体啊。

渚听完就起了身,很利索的套上了外套。

【那去哪玩啊?】

【恩,咱们旅游吧。】

吓得渚一个趔趄。

【等等,旅、旅游?!】喂喂!我、我没有心理准备啊!!还以为只是去个游乐场!

【你难道不想和我一起去?】业郁闷的撅起嘴,脸上挂满了失望。

看你会拒绝?!

促狭的神色一闪而过。

等等!!你这样犯法!卖萌可耻!

渚悲愤默默的抹了把鼻血。

原来渚也是个痴汉啊。

真是败给你了。

【好了,好了,你定吧。】渚摆摆手,就去做早饭了。

在渚不知道的情况下,业把很多人召唤了过来。

恩,对,召唤。

……只是一个电话来了很多人……

你猜他告诉了谁,效率这么高?

【中村打了个很响亮的喷嚏。】

我还没说,你就露馅了……

渚做好后,立刻进屋喊还在傻笑的业。

【你老笑什么?】

渚突然感觉自己的男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傻了?!】说完还摸了摸业的额头。

紧接着,一只爪子就抓住渚的手,亲了亲,然后邪魅一笑。

【我要是傻了,你是不是要改嫁?】

你这人怎么变化这么快?刚才还是纯洁好少年,现在就成霸道总裁?!

excuse  me ??

但是我为毛又脸红!!真是个讨厌鬼!不理你了!

【哼!】

【亲爱的,别生气了~】说完就讨好般的亲了渚的脸一下。

【好了不闹了吃饭!】////////////

糟糕……不要害羞的连停顿都没有啊……太可爱了吧……

耳根子都红了的赤羽业摸着鼻子轻轻地笑了。

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过,啊不是,为了弥补渚,赤羽业很慷概大义的说了一句,【渚,我们……】

晚上睡哪?

但是显然蓝毛还处于刚才的惊吓中,久久不能释怀,【闭嘴吃饭。】

一次早饭就在这么诡异且安静中度过。

想着‘啊我是不是做得过分了’的心情渚主动说【我来洗吧,你去想想怎么玩。】

刚刚听到媳妇儿说话开心的赤羽业却又在听完话后面色尴尬,【其实……我就是因为没想好所以……】

……

你还没计划好是吗?!

面色很和善的渚顿时‘一个不小心’把碗碰倒,【啊抱歉。】

之后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

……

啊怎么办我又把媳妇儿弄生气了求在线解答!!

赤羽业满脸的忧愁,咋办啊,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就是这么巧,【叮铃铃  叮铃铃】

【手机?】赤羽业看了一眼来人,顿时心里一亮,匆忙去洗手间。

【喂喂,中村?】他尽量压低声线,【渚又生气了!】

对方沉默一会,慢条斯理的说【在旅游当天能把媳妇儿弄生气的也只有你赤羽业了。】

两个人又互相诋毁了一阵,赤羽业这才想起来,【废话那么多,支招啊!】

【恩,毕竟我家那么可爱的小渚,嘛,也不差这一次……】中村神叨叨的念了一句,【办法吗,当然有了,就是……】

【哦哦哦!】顿时明了的赤羽业赶紧挂了电话。

中村看着‘通话结束’四个字,不禁苦笑了起来,【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朋友啊……】

                                                                            【上/完】

—————————  ~华丽丽的分割线   ~   ——————————

好吧由于脑洞不够,暂时到这。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