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茵茵澈--karuma

叫我小茵,小雲,小澈都行。我是说真的,不骗你,我会为每一个成为我的粉丝写一篇独一无二的文章。嗯……业渚文而已哦?

【业渚】圣诞节那天

【啊,业君真是的。起床啦!】

一只小蓝毛在一只小红毛的怀里拼命扭动。

【别动……不然就再来一次。】

红毛眼睛都没挣开。

【……不要。】渚突然安静下来。

【这的不想要?让我看看是真是假?】

业说完手就从怀中人的肩膀到了腰。

【喂!!还有事呢!】虽然在脸红,但还是毫不留情的打掉爱人的手。

【啊啊,还有什么事能有我重要?……】你怎么这么看得起你自己啊?

【随你的便,反正我可是走了。】起身下床,留一个帅气的背影。

听到关门声后,业睁开眼睛。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业一个人喃喃着。

有点小失落啊。

今天是12月25日。

没错,就是圣诞节,以及,它还是赤羽业的生日。

从早晨到日暮,潮田渚一天都没回来,赤羽业有点着急了。

竟然没有一个人说生日快乐……不甘心呐。

生日过不过的无所谓,可是这人丢了上哪找去?

他能去哪啊?

业跑去周边问了问,没有一个人说见过有很像女孩子的男孩子。

他看了看渐黑的天空。

唉,去哪了呢。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

【喂?矶贝?】他打电话来干什么?

【业啊,出事了!你赶紧上旧校舍一趟!】

【出什么事了?!】察觉到事态紧急,脚步瞬间移动了方向。

【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总之你来一趟就是了!】矶贝急的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能让冷静的班长这么慌张……

到底……

发生什么了?!

另一边的矶贝挂断后看着一屋子的人,【怎么样,演的还不错吧?】

只见一人竖起了大拇指,【恩,这样就行了,矶贝君好厉害啊。】

……

赤羽业接到消息后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回旧校舍。

虽然闯了红灯,但是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到了旧校舍后,一片漆黑,黑的可以与夜晚的天空相媲美。

不过,【这个颜色并不美丽哦。】

业眯了眼睛,缓缓道。

【谁?出来。】业察觉到了杀气。

等等,好像不是一个人的?!

【嗖】

一发子弹飞了过来。

这么精准的射发,是专业人员吗?

【不过……对我可不管用哦?】迅速躲避几个凭空出现的子弹后,赤羽业大致也有了眉目。

是吗……那就陪你们玩玩吧。

业难得露出了笑容,与千叶龙之介和速水愉快的玩耍着。

啊,没错,人家猜出来了。

不过出手真是不留情啊,幸好我带了防护的小刀。

不过,谁指使的呢。

嘛……不管了,难得高兴一回。

业越躲越觉得应该不是这样,然后他就蹲下来拿起子弹看了看。

果然……

【喂,千叶君和速水,你们还想玩到什么时候?】

躲在暗处的两个人身体一震。

这么快就发现了!该说不愧是赤羽业吗。

对视一眼,然后迅速撤离。

感到没有动静了,业来了一句【诶……走了啊。】

【不对!……还有人!】金褐色眼睛瞬间睁大。

什么时候……跑我身后的?!

这个家伙不简单啊。

那个人只是挑衅的拍了赤羽业的肩,然后迅速离开,并没有过多停留。

【走、走了?】赤羽业备战状态还没解除,因为他直觉还有人。

但是气息他隐藏的很好。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果然,出其不意的攻击差点让业受伤,还好躲的比较快。

隐藏气息……

业与他展开了搏斗,为什么他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如蛇般灵敏……

力气并没有多大……

但是他的爆发力不可忽视……每一击都很有策略。

还有这纤细的身体……

那不是渚吗!

【渚!】不是疑问,是肯定的语气。

【啊。被发现了。】软软的声音回复了业的疑问。

【真不愧是业君。】突然旧校舍大亮,业对面的人的轮廓更加清晰。

像海洋一样湛蓝的头发和眼睛,如女孩子般精致的面容,瘦小的身体,以及深黑色的夜行衣。

渚看着沉默的业,一种惊慌涌上心头。

【业、业君?】不会吧?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

那你鼓着腮帮子干什么。

【好了,跟我去参加你的生日party吧。】说完渚就往前走。

【啊,果然啊……】

【这都猜出来了!?业真的好厉害~】

【……没什么。】

哼,居然敢瞒着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那快、快走吧……】

感觉业君的眼神不对是我的错觉?

一进入教室,响起了巨大的礼炮声。

【HAPPY  BRITHERDAY   AND  MERRY   CHRITMAS  !!  】

礼花从两个人的头上落下,有不少沾到了头发和肩膀上。

【谢谢啦。】

业很感动的道了谢。

【别谢我们,是渚想出来的哦。】矶贝面带微笑的接口。

然后所有人都以为业会深情的感谢自己的爱人。

【啊,给我准备什么礼物了?】业很无技巧的想要越过这个问题。

教室里的人都感到很奇怪。

【为什么业你这个家伙都不谢谢渚啊?!】中村表示为渚抱不平。

【……】

【嘛嘛,没事,今天业是寿星吗,随他去啦。】

渚出来哈哈笑打圆场。

【渚你太好了啦!!】中村表示心疼,【这个业真是……】

【好了好了,生日聚会快开始吧。】矶贝也出来说。

见班长都出面了,中村也就撇撇嘴,不说什么了,但是眼睛还是恶狠狠的瞪了业一眼。

业看看中村,然后又转回了头,表示【不和你计较】。

呜啊,礼物真多啊。

什么领带,针扣,手表,只要是男士挂饰都齐了。

太好了,省的我去便利超市买了,超市人太多,真受不了。

但是……

还是中村懂他的心啊。

送女装什么的,GJ!

于是两个人相视一笑【你确定只是微笑?】,矛盾化解了吧。

【好了,今天还是圣诞节呢,我们来过圣诞节吧!】前原兴致勃勃的摩拳擦掌。

【啊,对了。那个时候拍我肩的就是你吧。】业一脸肯定。

【诶?……你怎么知道的?】前原的脸瞬间惨白。

完了完了业的性格他是知道的,肯定会睚眦必报啊。

【也就只有你喜欢拍肩。】业淡然的喝一口草莓牛奶。

全班人瞬间都明了了,尤其是矶贝,【说的就是呢,前原总喜欢拍我肩。】

于是,全班人又用一种【我的天,你怎么这么会观察】的表情盯着他。

不过渚例外。

【好了好了,继续吧,要不然完不成了。】渚好心提醒。

【是啊。】矶贝和前原对视一眼,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然后前原就推着蛋糕出来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赤羽业,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

【哦哦!许愿吹蜡烛!】

我希望永远和渚在一起,而且希望他多依靠我一些。

许完愿业偷偷看了一眼渚,两个人视线正好对上。

但又迅速错开。

仿佛什么都没有一样。

吹完了蜡烛,就是吃饭时间。

【我留着肚子就是为了它!】枫眼睛都发光了,【闻着就不错!】

……你就这么喜欢吃甜点?……

天色也越来越暗,是时候回家了。

在临走前,中村拉着渚跑到一边,用很轻的声音说【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有误会一定要讲出来哦,听我的!】

渚听后点点头,【恩,我知道了。】

因为着急,赤羽业就骑着自行车来的,所以渚上不上车就是个问题。

【没关系,我和业走就行了。】渚眯眼微笑。

【好吧,路上小心啊你俩。】矶贝和前原说完就离开了。

【上车吧。】声音是很淡定的那种。

他心下一惊,但还是乖乖上了后座,抱住爱人的腰。

渚知道,业什么时候正经就是什么时候发脾气。

一路上默默无言。

回到家开门后,渚才小心翼翼的问【业君,你怎么了?】

【……没什么。】

【……哦。】真的没什么吗……

脑袋里回想出了中村的话。

【有误会一定要讲出来哦】

【那、那个业君!】

【恩?】吓我一跳啊,声音突然大了。

【我、我做错了什么吗?】说完还抬起迷蒙的双眼,只瞅着他。

顺便拉拉衣角。

……你是在诱惑我吗?

不过,有些事情讲出来比较好呢。

【……】

【那个,业君?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蓝色头发的少年轻轻的询问,生怕自己激怒了他。

红色头发的少年却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用双手抱住了面前的人。

业的头埋在渚的颈窝里。

【下次……不要让我担心了好不好?】

【诶?】为什么……突然冒出这句话?

【你今天一天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我能不担心吗?】

【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原来是这样……

业并没有回答,只是用力的抱住渚,没有说话。

【我只有你一个……】

所以不要离开我……

【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哪都不会去。】渚用手拍拍业的背。

听完业松开渚,拉住他的手。

【真的吗?】

看见往日嚣张跋扈的爱人会为了一个承诺而像个孩子一样的请求。

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嗯。真的。】

因为我,最喜欢你了啊。

赤羽业听完却是露出一个小恶魔般的笑容。

【那么……我们来做些愉快的事情吧?】

果然你的温柔不会帅过三秒!!

【不要!】真是的,难得人家这么哄着你。

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赤羽业的眼睛迅速转了转。

【诶~不要嘛,今天还是我的生日哦。】

【……】妹的,居然忘了这茬!

【而且你还没送我礼物哦?】

【啊,那个在衣柜里……唔!?】

谁知道业直接封了他的口。

【但是……我现在就要你。】

【呜啊,我拒绝!】

【那你是我的生日礼物好了,我需要拆开品尝 ~】

【#¥%%&**】这是渚的内心。

至于为什么说不出来,恩,我也不知道。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