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茵茵澈--karuma

叫我小茵,小雲,小澈都行。我是说真的,不骗你,我会为每一个成为我的粉丝写一篇独一无二的文章。嗯……业渚文而已哦?

【业渚】迟到的七夕贺文---关于情人节

其实我很高产。真的。

好的,这是七夕贺文。

感谢喜欢。

嗯,先说一下,业渚已经在一起了,嗯,没错。

再说一遍,真的不是接着的。

----------------------------------

和业君在一起已经两个月了。

但是,渚感到了很多不安的因素。

比如:情书。

潮田渚应该不会忘记那个夕阳西下的傍晚。

业君让渚帮他拿一下书包的时候。

【诶?】

看着从书包未拉链的缝隙中掉落的粉红色信笺,他心下一紧。

颤抖着捡起那信。

信上娟秀的女性字迹无不在说明着什么。

啊……

果真是。

情书。

但是,应该是业君懒得扔的缘故吧啊哈哈。

肯定是的,嗯。

【渚君?】业往教室里探头。

慌忙的塞进书包里,【是!来了!】

什么都没有……

对吧。

比如:巧克力。

同居已经一个月了,爱人的东西放哪里心里清楚地不得了。

但是如果忽略赤羽业柜子里的精装巧克力的话,清楚这个词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用了。

什么时候的东西?

虽然自己爱人魅力很大,这种东西很常见。

但是平常他都会拉着自己一块吃,然后再说些甜言蜜语的话。

什么【放心,我只有你一个】、【我只爱你】、【爱你一辈子】等等。

虽然听上去很假。

但是潮田渚很受用。

嗯,巧克力真甜。

尤其是你塞我嘴里的。

但是,这种情况……

从没有过。

【哎~】

渚悄悄地叹着气,尽量不让声音被发现。

【渚?怎么了?】

是中村的声音。

渚幽怨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叹了口气。

【诶呦,莫不是你和业有问题?】

蓝色的小眼睛眨了眨。

我真……不知说什么了。

为什么你在这方面会这么有经验!?

见渚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诶呀,什么事啦?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啊呸,帮你排忧解难哪?】

中村立刻摆出一副‘我是你闺蜜【误】好朋友啊,你怎么不告诉我’的表情。

自己难受也不行啊,看来诉说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啊,是吗。】听完了经过,中村思索了一会。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中村提出了疑问。

【什么?】

突如其来的疑问让渚措手不及。

【我说,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是业……嗯,……‘背叛’了你呢?】

中村对这个用词谨慎的选择了一下。

【啊……因为……】

【诶~渚君!你在这里呀~】

熟悉的轻佻声调打断了两个人的通话。

【啊啊,业。正讨论你……】

【业君,我们走吧,我给你买了草莓牛奶。】

被打断的中村只好住嘴。

说罢渚从书包里掏出了物事。

【诶,渚君好贴心!】果然知道我现在想喝什么。

啊,渚,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啊。

望着远去的两个人,中村陷入了疑惑,不过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看了看手机的日期。

【这个笨蛋……】

怎么忘了呢。

明天可是……

情人节啊。

再来看看回到家的两个人。

【啊,渚君,今天我来做饭吧。】

难得业开口了。

【啊?你做?】等等,你做的能吃么?

【放心,我今天练过了!肯定和上次味道不同!】

像是害怕爱人露出嫌弃的表情,业赶紧补上一句。

呵呵,你还真敢说。

上次没把厨房炸了就不错了。

想想黑的不成样子的厨房渚就一阵心痛。

【我来吧。】我可不敢让你碰了。

看着渚脸上那个惊悚的表情,业就知道他不让进厨房了。

【哦……】脸上的失望不难看出。

于是没有发生晚上请维修工的事情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早上,渚才不会说因为业早上没打招呼就离开而不开心呢。

就在渚又【?】一脸纠结的时候,茅野小闺蜜【误】和中村小闺蜜【误】赶忙坐在渚的边上。

【还没解决?】中村一脸恨铁不成钢。

【嗯……】没看我正烦着么!

【看来,是时候把你召唤出来了!】

茅野一脸正经。

等等!茅野你也被中村洗脑了?!

【什么?】这宠物精灵一般的展开!

小渚表示对自己是否还在这个次元表示疑惑。

【就决定是你了!赤羽业!出来吧!】

说完中村真的拿出了个球挥了挥。

无视渚那个石化的表情,有一撮红毛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渚君~】

【啊!】你还是我的业君吗!

【报告业boss,行动完成!】

中村和茅野行了个很标准的军礼。

【很好,下去吧。】

业摩挲了一下下巴,用一种很霸气的语气说。

【Yes,Sir!】

中村和茅野就飞速离开了视线。

看着小渚不能接受的小表情,业君亮出了一个很明朗的笑容。

【现在,是我们的时间了。】

【等等……】我还没反应过来?

业哪里给他反应时间,拉起渚的手就往外面跑。

【还要上课呢!】

慢点啊!

【我已经请好假了!而且杀老师说,明天晚点来也没关系!】

什、什么晚点来!杀老师真是的!依旧脸红的像番茄。

看着自家爱人愉快的笑容,小渚决定应该需要问问理由了。

【业君?】

【嗯?】

【今天……是什么日子?】

业突然间停了下来。

【……】

【啊!】突然停下来磕到鼻子啦!

【你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吗?!】

赤羽业用一种看傻子的眼光瞅着自家的小爱人。

【啊!?】不会吧!我忘记了啊啊啊啊!

【虽然有些失望,不过今天我就带着小渚来玩吧。】

业迅速隐藏了难过的情绪,重新微笑了起来。

【对不起……】啊啊啊怎么办?现在准备还来得及吗?

【渚君不用道歉,只需要和我一起约会就好。】

【嗯……】我什么都没准备啊!

赤羽业不会浪费潮田渚自责的时候的。

【那……渚君为了补偿我,做些什么呢?】

……我就知道……

【……女装……】渚的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嗯?】说大声点?我-听-不-见-哦?

【真是的!我是说我穿女装啦!】

啊,我已经没有节操了。

业满意的笑了笑,【我家渚君真是太可爱了~】

说出这话的渚只能让业拉着自己去逛各大女装店。

我是在作死,对吧。

【啊……】

怎么说呢,真不愧是渚君啊。

每种风格穿上去都把尺寸掌握的很好。

且不说业家里的那一堆女仆,吊带,cos,【等等】就单单是这件蕾丝公主裙就可以了。

淡蓝色的小抹胸,白色的泡泡袖,粉色束腰,裙摆就到大腿间,眼神总会不由自主的往上……

再加上自家恋人纯天然的羞涩。

赤羽业感觉自己的血液往上涌。

【换一件!】不行了,再看下去估计鼻血就流了。

可是……

好像每换一件就气血上涌。

【好了好了,都打包!】妈呀受不了了。

回家再穿吧。【重点】

你就假正经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以上是渚的内心。

【渚君,就换那件公主裙吧,怎么样?嗯?好不好嘛?】

业用一种撒娇的口气说。

……

我有拒绝的余地么……

渚才不承认是因为业撒娇让他心情好了呢。

【渚君,你可真是太可爱了~我都心动了呢。】

业凑近了渚的耳朵,磁性的声音围绕着耳旁,让渚本就红透的双颊更加红润。

拜托别诱惑我了,渚君!

【快、快去约会吧!】渚羞的话都说不完整了。

【嗯!】业的心情看起来也不错呢。

果然是游乐场吗。

业君说好了买棉花糖和饮料的,怎么去了那么久?

【小姐~要不要买个头饰?兔子很适合你哦。】旁边有一个推销头饰的玩偶。

【啊,不用了……】

【啊啊,兔子是吗,我要了。】熟悉的声音回来了。

顺便还看到了一根棉花糖和两杯草莓牛奶。

……我就知道他一定要买这个……

【渚君,试试吧~很适合哦。】业也开始了。

好吧,拗不过你。

渚小心翼翼的戴了上去。

【渚君!超~可爱哦!】业眼底闪过惊艳。

【是、是吗?谢谢……】夸我了夸我了诶!

有点小开心。

【小姐,不打算给你的恋人买一个吗?】

你好烦啊。没看见我们情浓意浓呢吗。

业的眼神要杀人了。

【啊,我看看。】渚还真的去挑了,而且还很认真。

【业君,我觉得这个猫耳的不错啊。】说完渚踮起脚尖帮业戴了上去。

【业君不愧是帅哥,戴什么都很合适!】渚一脸羡慕。

渚看起来还很高兴的样子……

【两个都包了!】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谢谢惠顾!】

【这个,给你。】业把唯一的一根棉花糖和饮料递了过来。

【就一个?你吃什么?】接过来咬了一口后问。

业看见渚的嘴边还有残留,就把脑袋伸过来舔了舔,舔完后还开心的说【我吃你。】

大街上说小黄段子好吗!

但是小渚身体的变化总比脑子快。

脸红完了吐槽才开始。

你让我怎么说才好……

我真的……

最喜欢你了啊。

两个人溜达溜达就到了晚上。

【呐,渚君。】

【嗯?】

【知道摩天轮的传说吧。】

你是说在摩天轮最顶端接吻就可以一辈子不分开的那个?

【知、知道……】

按照他的性格是一定要亲的吧。

【我们也去吧~】知道就好办了!

【诶?!】

摩天轮在缓缓上升。

【好漂亮……】渚趴在窗边看着眼花缭乱的霓虹灯,和天然的星空。

这么美丽的夜景不多见啦。

【啊?有我漂亮吗?】说完还很自恋的拂了一下头发。

【切——】自恋狂。

随着摩天轮的上升,眼看就快到这传说的顶端了。

【呐,渚君。】

【……嗯。】怎么办,该接吻了心好慌啊!脸也不受控制的红。

【听说在摩天轮最顶端接吻的恋人会一直在一起哦。】

说的时候业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渚。

金褐色的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上去很深沉。

小渚的脸很可爱哦,真想一直看下去呢。

【……嗯。】早就知道啦!

拜托不要再看我啦!

渚湛蓝的宛若宝石的眼睛清晰地倒映着自己的脸。

蓝眸微微发颤表示他现在很不安,是我逼的太紧了吗?

【呐渚君。我爱你哦。】

【嗯……诶?!】这、这个进展让我措手不及啊!!

【渚君。】

怎么办……现在完全不敢看他的脸了……

【看着我。】

渚的脸被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托起。

对上的也是同样温柔的眸子。

【业君……】怎么办?这温柔要让我融化了啊……

轻抵住我的额头。

【说爱我。】

【……】我现在已经软的说不出话了!看不出来吗!

被业君这种眼神包围,不说都不行了吧……

是神的祝福吗,在我说出【爱】的那一刻,我们到达了顶端。

当然,业君也用最温柔的唇亲吻了我。

我们彼此沉醉在了对方给予的爱里。

唇齿相交,身体贴近。

【我还是……

最爱你了啊。】

业君/渚君。

--------------------------

我感觉我写的很粗长……当然,我已狗带。(・-・*)大概。

最近下了业君的桌宠,好开心啊,感觉坏事情都飞走了呢(~ ̄▽ ̄)~(~ ̄▽ ̄)~

迟到的七夕,祝你们食用愉快[]~( ̄▽ ̄)~*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