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茵茵澈--karuma

叫我小茵,小雲,小澈都行。我是说真的,不骗你,我会为每一个成为我的粉丝写一篇独一无二的文章。嗯……业渚文而已哦?

就祝你们鸡年大吉吧~~

又一年了

希望

每个人的每个老公都越来越帅!!

包括业啦,米迦啦~~

有情人终成眷属哟~~

希望我懒癌快好吧……

【业渚】人鱼,并非传说

 @鎏光诉言萧 

小天使你点的文出炉了!只是时间这么久还记得我不……可能写跑了……不满意直说!!没关系!!再次感激你的关注!

哈子卡西啊……

------------------------

【人鱼会一种魔法。】

【是什么?】

【他会让你无可救药的爱上他。】


陆地。

这个世界上有人鱼。

生长在海边的赤羽业一直深信着。

即使已经16岁,是个抛弃童话的年纪了。

赤红的发丝配着深蓝的海岸,却有种意外的和谐。

但是父母说最好不要遇到人鱼。

这是为什么呢?

但是……你就这么天真的以为吃鱼 · 闲得慌恶魔 · 业会乖乖听话??

呵呵】

于是他天天跑去海边,祈祷着,

希望你出现吧……

传说中的人鱼。


海底。

16岁的人鱼,潮田渚。

虽然是个男孩子,可却是海底最漂亮的小人鱼。

终于可以到了浮出水面的年纪了!

但是妈妈说了不可以和人类说话,为什么呢?

因为是妈妈,所以不会做对我不好的事情吧?

从小就听说了小人鱼的故事,所以对人类有点憧憬又有点恐惧。

小美人鱼为了王子化成了泡沫……

多么可怜啊。

所以不能遇到人类!会让我们变成泡沫的!【喂

于是,一个崭新的价值观在潮田渚心中出现了。

人类会让我变成泡沫。

所以绝对不能和人类说话!

绝对!


但是,似乎没有这么顺利哦?

仿佛是上天听从了许愿更多的赤羽业,让刚好上岸的潮田渚遇见了他。


那天夜晚,凉风习习,海面上闪着不一样的光芒,像是北极光一样的。

看上去很漂亮。

赤羽业想。

【啊啊,呆的久了,也觉得凉了,明天再……】

本想回家的赤羽业突然在海上发现了一个隐约的人影。

【有人落水了?!……啊不,那是!】

他俊朗的面容上金褐的眼睛闪过一丝兴奋。

那是……

【人鱼。】


潮田渚对于海面以上的地方有着无穷的向往。

听妈妈说,有和海洋一样颜色的天空,还有白色的云,以及小鸟。

还有绝对不能碰见的,

人类。


【可让我等到了你啊~】

赤红发色的男孩在海岸上激动不已,但是他又想,在人鱼面前不能暴露我是个逗比的本质!我要高冷起来!

于是,他在海岸上的石礁这里等待着,那个人鱼的到来。


钻出海面的潮田渚有一种失望的感觉。

没有像海一样的天空,只有黑漆漆的夜晚。

没有白色的云,只有乌黑乌黑的团状物体。

没有小鸟,只有会乱叫的黑色的鸟。

都是黑色的。

没有和海一样的东西……

哦对了,还没有那个东西。

人类。


他心中庆幸,没有遇见人类,于是就慢慢地游动至海岸。

【我可没有上岸过呢,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赤羽业听到了一种天籁般的声音。

真的是人鱼!!

他长得什么样子?是男是女?他会喜欢和我交流吗?

种种问题都在赤羽业自己冒出来的那一刻消失。

【……】

【……】

相对无言。

但,内心活动很频繁。

‘男的诶!长得好可爱!声音也很好听!我喜欢他!’

冒出这个想法的赤羽业顿了顿。

‘人、人类?!不行我要回去!!’

想到这的潮田渚有种解脱的感觉,于是他转身就跳进了海里。

【哗--】溅了赤羽业一身的水花。


于是两个人暂时分离。

以赤羽业撩汉子失败告终。【不,根本没说话好吧……


【啊等……!怎么了?】自己好像被讨厌了呢……

我穿戴整齐,也没有无理的举动啊……

怎么回事?

不过,那条人鱼长得可真可爱啊~我都心动了呢~

虽然是个男的……

恩,性别?

不重要吧?

在回家的路上,赤羽业成功被掰弯。


可爱的小蓝人鱼以光速游回自己的窝。

【天啊,吓死我了!】

妈妈看着扑向自己的儿子,【怎么了?】

【人、人类!我看见了人类!】潮田渚惊魂未定道。

妈妈却忍不住笑了,【看见人类很正常啊。】

【可是他会把我们变成泡沫……】多吓人啊!

【噗哈哈哈!那是童话里!傻孩子,没有的事~】妈妈笑着搂住儿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恩。】妈妈的怀抱很温暖~


回来的特别晚的赤羽业少不了一顿说。

爸爸一脸无语,【你就这么希望人鱼出现?】

【恩。】再说我已经见过了!

反正赤羽业不会说出来见过了就是了。

【那好,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希望你可以别执着于人鱼了。】

哼,只要不是说教,故事我还是乐意听的。【傲娇的娃


从前---

有一条人鱼,出海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正在打捞的人类,见此情景,她转身就跑,可是那个渔夫以为那是条大鱼,就在后面穷追不舍。

终于,人鱼被捉住了。

渔夫一看是条人鱼,傻眼了。

但是他的傻气被欲望中吞没。

【这个卖出去会有很多钱的——】

他这么说。

任凭人鱼苦苦哀求他也没有放弃卖她的念头。

终于有一天晚上,神明出现了。

对于她来说,那个男人赤红的发就是太阳。

对于他来说,那双湛蓝的眼睛救赎了他。

他把她救了。

然后把她放回了海里。

对于这个男人,人鱼想不出什么来报答,唯有每天他出海打渔时告诉他哪里的鱼多。

于是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但是人鱼自己知道,对那个男人她抱有不一样的情感。

但是她不知道,男人已经对她有了好感。

于是在一个夜晚,两个人相爱了。

这是一个不被祝福的爱情。

他们知道。


爸爸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赤羽业倒是很好奇故事后面的发展。

他拽了拽爸爸的衣角,【然后呢?】

【他们分开了。】爸爸轻描淡写一句带过。

【啊?】

对于这个答案,赤羽业很不满意,非常不满意。

爸爸站起来,无视他立起来的呆毛,放下报纸转身离开了。

只留赤羽业一个人在客厅里思考着。

爸爸的背影,为什么有了一丝凄凉?


相比于爸爸的一笔带过,妈妈这里倒是丰富了许多。

妈妈一双深蓝眼睛添了些许忧郁,玉手轻抚上潮田渚的头,但还是慢慢的,用她独特的温柔嗓音讲述着这个凄恻的故事。

男人和人鱼的恋情终于还是被人知道了。

不管是人类,还是人鱼族。

人鱼族放下话。

【分开吧,对谁都好。】

人类那边也得出了同样的答案。

但是,热恋中的男女又怎么会听得进别人的话?

直到某一天。

人鱼接到了说在海边等他的邀请,说有事找她。

人鱼面红心跳的在礁石上等待着,却不想,等来的却是男人的母亲。

妇人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跪了下来,与地面接触的巨大响动令她不知所措。

【阿姨你?!】

【求你……放过我儿子!】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宁静。

她张大了双眼。

妇人原本梳妆整齐的头发也因为身体的颤抖抖落了不少,【我家就一个独子,求求你,千万……千万不要让赤羽家断后!再……再说了,为什么就非得是我儿子不可啊?我不想让别人留下笑柄!!】

人鱼原本想扶妇人的手也不经意颤抖了一下,抖着的缩了回去。

【我……】不想和他分开。

为什么会如此沉重,无法说出来。

大概,这就是不被认同的心痛。

她摸了摸那个被称为心脏的地方,恩,在疼痛着。

但是,不得不这么做呢……

于是,她抹掉了人类称之为眼泪的东西,哦,不,要知道,人鱼的眼泪,可是价值连城的珍珠。

于是在落在沙滩上的那一瞬间,变为了一颗晶莹透亮的珍珠,不过,这颗珍珠是黑色的。

听说这东西很值钱呢。

她拾起珍珠,放在满脸惊诧的妇人手中,【交给他,我走了。】

随即她反身跃进海里,不带一丝留恋的绝望的游进海底,永不再上岸。



【故事结束了?】潮田渚小心翼翼的问道,作为孩子,怎么会不明白母亲的感情。

【是啊,结束了。】妈妈抬起头,把眼角的晶莹逼了回去。

明明就结束了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会心痛。

潮田渚不知道怎样安慰母亲,只是握住了她的手,母亲的手总是那么温暖。

【谢谢乖儿子。】她感受到了来自儿子的温暖,蹭蹭儿子的脸,她就离开去做自己的事了。

留下潮田渚摸着胸膛,是母子连心吗,还是……

为什么有种很遥远的,却又说不出的心痛?


上一辈的感情,如果这一辈实现不了,那么就下一辈。


【那如果下一辈也?

【那就下下一辈!!


海底。

原来,人类也是有好的啊……看来不能偏见的认为人类都是坏的。

潮田渚如是想。

他突然萌生了再去一次岸上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


陆地。

绞尽脑汁的赤羽业终于明白了自己缺德爹说的究竟是啥意思。

啥玩意儿啊?

自己造下孽反而不敢承担?还分了?

朝着父亲的房门他狠狠地啐了一口,【懦夫!】

他昂着头,好像干了一件大事似的,慢悠悠的回到了房间。

却不知道听到儿子如此粗略简洁评价的爸爸身子一颤。


心有灵犀么?


在同一时刻,他们又在沙滩上相遇了。

潮田渚睁大眼睛望着这个不速之客。

【你不是昨晚……】赤羽业惊喜的声音,拉回了潮田渚的思绪。

他……很像母亲故事里所说的人呢,赤发金眸。

好像有点帅……?!

想到这里的潮田渚脸就红了。

但在某个小恶魔的眼里就不一样了。

淡淡红晕绽开在白皙小脸上,水蓝色发丝纷飞,在月光下格外美丽,湛蓝眼睛仿佛诉说着什么,樱嘴欲张未张。

好、好一幅活色生香图!!

赤羽业悲愤的抹了一把鼻血,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

小人鱼一看流血了,还以为他受伤了,出于本能,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轻轻地问一句,【你受伤了吗?】

啊——这天籁~

不要春心荡漾啊,你要坚持住啊赤羽业!!

于是他反握住他的纤纤玉手,【诶?】蓝毛没反应过来,就被某个红毛打横抱起,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后悔摸了他的脸。【没有后悔药的说

【不、不是,这是去哪?】

蓝毛扑腾挣扎了一会,但发现好像一滴滴用都没有。

【我家。】

某人淡淡撂下一句,身下步履不但不停,反而加快了。

【等——为什么要去你家?!】

潮田渚的手开始乱动了,不住的拍打赤羽业的肩膀。

【别乱动。】媳妇儿的粉拳他是很喜欢啦,但是乱动会摔下去的哦,【难不成去你家?】

【不行啊,你会死的……】人类会因为缺氧而死的呀,【诶不对我为什么会思考这些?!】

【那不就得了。】用脚一踢,门应声而开,潮田渚莫名心疼那个门。

爸爸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就知道门没救了,他强忍着暴出的青筋。

【你上哪……】当他看见自己儿子怀里的蓝色身影时,不住愣了一下。

等一下??鱼尾?人鱼?


儿子抱了个人鱼回来怎么办,在线等,急求!!


谁知儿子一张口就是雷死人不偿命的话。

【爸,这就是你儿媳妇儿了!】

【……啊?】

一同懵逼的还有怀里人。

爸爸深吸一口氧气,以防自己不会晕倒,好在赤羽妈妈早就不在人世,不然肯定比他先晕倒。

【我不同意!】怀里一直安静的潮田渚发出了声音。

【你看嘛,人家都不同意,你还……】爸爸像是得了什么令牌一样,松一口气,只要人家姑娘不乐意,再怎么着也不会成的吧?

等,一,下。

好像不是姑娘。

是个男的。

【男……男的?!】爸爸颤抖着手指指向了儿子抱着的人鱼。

鱼尾是有的,可是那两个遮胸贝壳呢……哪去了?

好像没胸啊?

鉴定完毕,男性!

他嘴都歪了,还是指着儿子颤抖着,【弯,弯了?】

当看见自己儿子轻悠悠点头之后,爸爸感觉世界对他真的一点都不温柔啊。

好像弯了的打击更大一些。

他颤巍巍的扶住墙壁,慢慢抬起脚,一步一步走过儿子身边,在不经意看见怀中人的那一刻,他不禁停下脚步,打量着,【像,太像了……请问你的名字是?】

被一个陌生人注视着很不舒服,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回答了,【潮田渚。】

原来我媳妇儿叫渚……果然是好听的名字。

【潮田……果然是她啊……宿命吧……】爸爸叹了口气,摆摆手,【你们的事,我不管了。】

上一辈未完成的事情,就在这一辈实现吧。

【对了……】爸爸关上门的瞬间回过头,【记住了,我儿子叫赤羽业。】

【赤羽?!】这个姓不是……?!

感受到了怀中的震动,他低下头,【怎么了?】

察觉到身体水分的流失,他抓住他的衣服,【我要水……】

赤羽业瞬间了悟,飞奔进浴室,把蓝人放入浴缸的同时,扭动了水龙头,水开始流动,气氛压抑起来。

【为什么……渚你会知道我的姓氏?】

一开口就称呼名字……这人自来熟吗……

但他还是叹了一口气,慢慢诉说着那个悲伤的故事,【那是我妈妈年轻时候……】

听完故事的某人眉毛一舒,【原来如此。】

【业君,你怎么会……】忘了他的爸爸是……那就理解了。

赤羽业俯身轻吻他额头,【我媳妇儿也不是傻的无可救药吗。】

【噫?!——】小恶魔满意的看着身下人儿脸蛋红得通透,恶魔尾巴晃来晃去,笑得十分猥琐。

【业君……我看见尾巴在动哦……】好心的指了指乱晃的尾巴。

【请无视无视!】

怎么可能啊!!


【恩?好像没有沐浴露了。】他抬起头,【我去给你拿来我的。】起身离开。

我真的……要和一个刚见两次面的人结婚吗……我们不熟悉对方,可是业君说就认定我一个人了……是不是只是玩玩呢……

潮田渚把头沉入水下,开始思考了。

而且……我们都是男的……他会不会在遇见别的女孩子之后就……

啊呸你在胡想什么,这个事还没准呢……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

这个突然的认知让他从水中冒出,只是不凑巧,赤羽业刚推门进来,【一进来就这么火热?】

为什么在你眼里小渚永远都是色气的……这个滤镜务必给我来十份!!

轻抚湿发,在浴室里气息都带上不经意的潮湿,水珠从素白的脖颈顺流而下,胸膛,再往下,撩起一阵颤栗。

某只恶魔笑的不明意味,在浴池里的小渚只感觉到危险……

妈妈救我……

还以为会发生什么,原来只是帮我抹沐浴露……

如果忽略揩油……

【你希望发生什么吗?】某个人看出他心中所想,毫不犹豫点破,【还是说……】他凑近,撩起一绺蓝发,亲吻,【你希望发生点什么?】

【……一、一点都不!】

【心口不一。】

【谁说的?!】

【我。】

【#¥%&*#¥¥%……】


之后的时间里,潮田渚告诉了母亲整个事情经过。

妈妈沉默一会,却没说什么,深深望了自己儿子一眼,【你……还会来看我吗?】

毕竟每一对新人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分开的。

【会!】他承诺。

【好孩子……】她摸了摸儿子的头发,想想以后都摸不了几次了,心里就一阵难过。

他还是决定揭开这个伤疤。

【妈妈,你真的不见他一面?】

【……有些人,不见反而更好。】妈妈拉着他的手,握了握,【去吧,他在上面等你。】

潮田渚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就是不落下来。

因为被海水同化了。

【恩!】

他点头,点的很认真。

突然,他紧紧搂住了养育他16年的母亲,【我会回来看你的。】

妈妈轻抚他后背,【恩,我等待着。】

她放开他的手,【去吧。】

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游走了。

看见自家媳妇儿终于从海面露出头,赤羽业松一口气,【慢了啦~】

【知道啦知道啦。】无奈的伸出手,【抱我。】

【得令——!】

潮田渚知道,这个怀抱,就是他以后的归宿。

于是他笑了。

两个人,还要走过一段漫长的岁月。

--------

真的非常抱歉……写着就写飞了以至于拖拉这么久……

小天使喜欢么?不喜欢我就……

下跪【求原谅啊












































【业渚】业君告白进行时

写完了渚的,感觉写写业的也不错啊。就是写的不好。别嫌弃。

也是没赶上业老公的生日……想想就心塞……

好吧祝大家元旦快乐~祝大大们多产啊!!毕竟青梅竹马都出来了还坐得住吗!!

暂时冒个泡写一篇……估计又会沉得很深,指不定什么时候冒出来吓你们一跳!

哦对啦还有一句,遇见lofter上的大家,真好!

话说我打这么多字真的有人看吗……

正文go!

--------------------------

或许潮田渚从未想过要和自己憧憬的对象在一起。

但是似乎,就是这样糊里糊涂的在一起了。

多年后,潮田渚每次回想起来都会觉得自己吃了个大亏。

【渚~你在干什么?】

叫了好几声也没见爱人搭理,业只好进屋来看看。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答应你告白的时候。】

渚一脸【啊,我怎么就那么快就答应了呢,我实在是太傻了】的表情。

看见爱人似乎有点后悔,业转转眼睛。

这可不行啊,必须要给渚一个完美的求婚仪式。

于是多少用了点乞求的语气说【呐,渚,我可是最爱你了哦,你不能反悔啊?】

听他说完,渚只是无奈的笑笑【我也就只是抱怨而已,都到这个时候了,我可不会反悔了。】

啥?抱怨?

我觉得我挺好的啊,怎么会让渚抱怨呢?

每天兢兢业业的出去应付【欺负】高官,就是为了多挣些钱好养活你啊。

诶,真是的,为什么你就不懂我的心呢?

渚暗自叹了口气。

你真是不明白啊。

【好了,赶紧洗手吃饭了。】渚说完离开了房间,留下业一个人思考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第二天。

渚醒了之后发现业还在床上,【诶?你今天不去上班了?】

业搂过渚,闷闷的说【对,他们说我今天可以歇一天。】

听这语气,肯定是受气了。

渚安慰性的拍拍业一头的红发,【没事,今天我也放假,咱俩在一块呆着吧。】

业听完,抬起头,眼睛亮亮的,【那我今天要和你出去约会!】

【恩,好啊。】好像我也好久没和你出去了。

呦西!成功上钩!

什么歇一天,你就听他瞎说吧,还受气?

哦,得了吧,那些人恨不得他天天不来,所以一说我能不能放假一天的时候,那些人的表情都像饿了一星期的人终于见到吃的了一样,闪闪发光。

【行行,放假几天都行!】

就这样,业成功的放假一天。

其实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小官场,赤羽业嚣张跋扈的性子早就磨得七七八八了。

但是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对于自己的爱人,不能没有小恶魔附体啊。

渚听完就起了身,很利索的套上了外套。

【那去哪玩啊?】

【恩,咱们旅游吧。】

吓得渚一个趔趄。

【等等,旅、旅游?!】喂喂!我、我没有心理准备啊!!还以为只是去个游乐场!

【你难道不想和我一起去?】业郁闷的撅起嘴,脸上挂满了失望。

看你会拒绝?!

促狭的神色一闪而过。

等等!!你这样犯法!卖萌可耻!

渚悲愤默默的抹了把鼻血。

原来渚也是个痴汉啊。

真是败给你了。

【好了,好了,你定吧。】渚摆摆手,就去做早饭了。

在渚不知道的情况下,业把很多人召唤了过来。

恩,对,召唤。

……只是一个电话来了很多人……

你猜他告诉了谁,效率这么高?

【中村打了个很响亮的喷嚏。】

我还没说,你就露馅了……

渚做好后,立刻进屋喊还在傻笑的业。

【你老笑什么?】

渚突然感觉自己的男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傻了?!】说完还摸了摸业的额头。

紧接着,一只爪子就抓住渚的手,亲了亲,然后邪魅一笑。

【我要是傻了,你是不是要改嫁?】

你这人怎么变化这么快?刚才还是纯洁好少年,现在就成霸道总裁?!

excuse  me ??

但是我为毛又脸红!!真是个讨厌鬼!不理你了!

【哼!】

【亲爱的,别生气了~】说完就讨好般的亲了渚的脸一下。

【好了不闹了吃饭!】////////////

糟糕……不要害羞的连停顿都没有啊……太可爱了吧……

耳根子都红了的赤羽业摸着鼻子轻轻地笑了。

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过,啊不是,为了弥补渚,赤羽业很慷概大义的说了一句,【渚,我们……】

晚上睡哪?

但是显然蓝毛还处于刚才的惊吓中,久久不能释怀,【闭嘴吃饭。】

一次早饭就在这么诡异且安静中度过。

想着‘啊我是不是做得过分了’的心情渚主动说【我来洗吧,你去想想怎么玩。】

刚刚听到媳妇儿说话开心的赤羽业却又在听完话后面色尴尬,【其实……我就是因为没想好所以……】

……

你还没计划好是吗?!

面色很和善的渚顿时‘一个不小心’把碗碰倒,【啊抱歉。】

之后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

……

啊怎么办我又把媳妇儿弄生气了求在线解答!!

赤羽业满脸的忧愁,咋办啊,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就是这么巧,【叮铃铃  叮铃铃】

【手机?】赤羽业看了一眼来人,顿时心里一亮,匆忙去洗手间。

【喂喂,中村?】他尽量压低声线,【渚又生气了!】

对方沉默一会,慢条斯理的说【在旅游当天能把媳妇儿弄生气的也只有你赤羽业了。】

两个人又互相诋毁了一阵,赤羽业这才想起来,【废话那么多,支招啊!】

【恩,毕竟我家那么可爱的小渚,嘛,也不差这一次……】中村神叨叨的念了一句,【办法吗,当然有了,就是……】

【哦哦哦!】顿时明了的赤羽业赶紧挂了电话。

中村看着‘通话结束’四个字,不禁苦笑了起来,【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朋友啊……】

                                                                            【上/完】

—————————  ~华丽丽的分割线   ~   ——————————

好吧由于脑洞不够,暂时到这。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我就想说,,,,,

QQ我招你惹你了啊!!

你三天两头说我QQ被盗啊啊啊!!!

,,我还和我CP聊得热火朝天呢,,

日狗的。

啊不行我头好痛,,我要去休息,,但是还要写,,,

嘶——

【业渚】变成女孩子了?!

性转啊……我感觉我会死掉……

我不知道这个叫不叫辣眼睛……

尝试了一下什么叫雷……

对了题目是合起来念的。

 @君-master 

 希望不要嫌弃……

以下是正文。

---------------------------------------------------



事情要从业渚回家的途中说起。

【啊,还有草莓牛奶。】

渚看着业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后过了十分钟才想到。

没错。

这两个虐狗男在一起逛超市。

完全可以理解为变相秀恩爱。

买完了必要的蔬菜水果后,赤羽业非常奇怪的喊了一声【渚。】

【是?】

【……】看我眼神看我眼神!!

【啊?】我们单纯地小渚没想那么多还以为业的眼睛抽筋了。

【业你眼睛怎么了?难受吗?怎么老是眨呀眨的。进东西了吗?】

吓得小渚赶忙给他吹眼睛。

啊,虽然媳妇儿给自己吹眼睛我很高兴啦,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

赤羽业坚信媳妇一定和自己有默契,一定会明白的,于是一直看着潮田渚。

 

渚怀疑业的脑袋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完了完了脑子烧坏了。

 

在过了十分钟之后一根筋的小渚才想起来家里的草莓牛奶没了。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啊抱歉抱歉我忘记了。】

在回家的时候渚一直给旁边黑着脸的大爷道歉。

大爷是谁?

哦,那当然是心情低落的业了。

本以为自己和自己媳妇儿不用再说话就可以办到心灵相通了呢……

看来还得需要多加锻炼,恩,赤羽业自己认同的点点头。

毕竟草莓牛奶和媳妇儿都不能割舍!

渚看见自己男人自己默默的黑了脸又自己默默地点头再次怀疑他脑子里进了什么东西。

于是在过马路的时候,他检查了一下马路上没有车辆经过,就故意跳到路中间,试验一下业会不会喊他回来和他一起走。

哪知赤羽业完全沉浸于怎么和媳妇儿升级感情的幻想中而忘记了旁边真实的媳妇儿。

当一辆大卡车闯了红灯之后——

一切都晚了。

赤羽业看见卡车的时候心想不妙,深知已经来不及叫回渚,于是自己猛扑了过去。

【渚——】

渚听到叫喊后来不及高兴便感到一个在熟悉不过的人冲过来抱住了自己然后卡车也随即而至。

据赤羽业回忆说,当时还挺疼的。

轰——

 

 

渚是在业的呼唤声中醒来的。

【渚,你醒醒,渚?】

【啊,业……】

渚看着眼前的人睁大了眼睛。

【你——?这……】

虽然脸还是自己男人的脸……可是那一头飘逸的赤发是怎么回事?!

还有——胸?!

??

渚一脸大写的懵逼。

可是为什么你这么淡定啊?!

啊?!

【我们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业抚了一把长发说。

都……

然后渚掀开被子看了看,果不其然,胸口有两小团,软软的。

……

为什么她那个那么大。

好吧重点错了。

渚的眼神表明生无可恋,【下面……】

业面容惨痛的摇摇头。

啊。

渚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诶?又晕了?】

又?

啊,忘了说,这是渚第二次醒了。

第一次醒来的时候还问我有没有事呢,第二次还没说什么呢就……

又晕了。

这可如何是好……

虽然赤羽业在发生车祸时是在上面,受的伤照理来说应该是最重的,但是业的体质太好了,比潮田渚醒来早了半个小时。

 

在渚昏迷的时候,业想了很多。

本来抱着和渚一起死的想法,但是谁知我们两个竟然奇迹的从卡车底部钻了过去,没受到什么伤害。

真是奇迹。

驾驶员已经肇事逃逸,警方正在全力抓捕。

但是我们两个……

变成了女孩子谁负责?

为什么会变成女孩子,赤羽业也不得而知,只知道现在没事就好了。

【恩……】是渚的声音!

【你醒了?别再晕了哦?】

业稍微握紧了渚的手。。

【……】渚摇了摇头,表示不会再晕了。

之后就是奇迹的沉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渚突然想到了什么,就问道

【医生怎么说的?】

【……他们说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病例,但是说我们身体各方面都很好,和普通人没有区别,过一会就可以出院了。】

当然,这些医生把她们看做怪物这件事赤羽业并没有说。

渚心里有些变化:

啊这样啊。

没办法了呢。

虽然感觉妈妈可能会很高兴……但是业的父母该怎么办呢……

难道说我们一觉醒来变成了女孩子?

不可能吧。

【看来……先躲一段时间吧。】

赤羽业习惯的摸摸头发,突然感觉长发还挺碍事的……

她的脑袋虽然感到疲惫,但还是说出了最佳方案。

【恩。】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失去了踪迹。

因为赤羽业是个土豪,所以买个房子不在话下,而且还是别墅。

地点选在了郊外。

看着亮瞎了狗眼的装饰,渚撇撇嘴,【浪费。】

赤羽业却感觉很开心,那张中性的脸洋溢着一种别样的光彩,说道【渚,不觉得很浪漫吗?相当于私奔诶~】

渚失笑,【你还真是乐观,】她看了看业那一头长发,【咱俩可都不是男孩子了哦?】

这是渚心里过不去的大坎儿。

【那又怎样。】吊儿郎当的声音掺杂了几分严肃,【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跟性别有什么关系。】

赤羽业转过头来,金褐色的眼瞳直盯着那双湛蓝海眸。

啊糟糕,心跳……

乱的不像话。

【果然,当初吸引我的,就是你这一点啊。】脸微红的渚眼睛不敢看她,一边抚着跳动的胸口,一边轻轻的说。

【什么?】赤羽业当然听到了,只是想她再亲口说一遍。

难得媳妇儿说了喜欢啊。

渚一脸明知故问的撅嘴,【不说了!】然后腾腾腾跑上楼去找卧室了。

留下赤羽业一个人偷偷地笑。

那鲜红的,富有生机的发色似乎要比外边的夕阳更胜一分。

 

日子过得很是平静。

但是也有点不平静。

比如说现在——

【渚~你就让我和你一起睡嘛,好不好,你就这么忍心让我一个人睡在侧卧?】

【恩。】

【呜呜呜呜——】一年都不留一次眼泪的赤羽业居然挤出来那么几滴眼泪。

【要不然你又想爬上我的床了!】气死我了!

其实主卧有两个床,这让赤羽业很不满意。

明明一个大床就够滚的了,还弄什么第二个床!

其实渚也很想和业一起睡,但是自从那天晚上之后……

那晚业爬上了渚的床,声称自己太缺乏渚的关怀,需要安慰,关键是渚也想业很久了,于是就让她一起睡了。

然后……

在高潮部分业没有那家伙,兴致骤减。

渚毫不客气的一脚把他踢下床。

【回你的侧卧!】

于是事情就是这样。

两个人一个在主卧里,一个在主卧外隔着门说话。

【求求你了~让我进去吧!】业一脸委屈,配上长发和跌倒在地板上,倒有些怨妇的样子了。

【哼。】渚就那么靠在门上,就差那根烟。

在做的时候居然让我感到不满意,老娘【咦】也不是好欺负的!

【渚~~我上网查过了,用手也是可以的!】某人还在挣扎。

【……那也不行。】那感觉怎么会一样!

最后业狠了狠心,这样可不行,我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啊!于是说道【渚你不让我进去,我就闯进去!】

【那你就试试。】

话说出口渚就后悔了。

她男人【不,是女人】可是中二半赤羽业啊!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小恶魔啊!

于是慌了马脚的急忙开门。

业在外面往后退了好几步,猛地一冲。

两个人正好撞上。

【啊——】

【呃!】

碰——

头对头哈。

【恩?你问我身高差呢?

被狗吃了!】

这个劲还真不小。

导致两个美丽的少女双双昏倒。

 

赤羽业是被小渚断断续续的哭声叫醒的。

他的眼睛微眯,看见了熟悉的一抹蓝。

【渚……?】

【业你醒了?太好了!都过了三天了……太好了……】

渚眼眶里都是泪水,眼圈也是红红的。

一向白皙的肤色也有些苍白了。

【医生说幸亏你的体质好,才没有生命危险……】

业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样?】

渚的心一暖,都这样了还关心我,【我没事,就是些皮外伤。倒是你……都是我不好……呜呜呜……】

业想要抹去渚的眼泪告诉他我不怪你,但是用手抬起来的时候的时候刺痛了一下。

【诶?】

这才发现身上好多处绷带。

【啊你别乱动,你的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让我来就行了。】

渚也不知道业为什么想要掀开被子抬起手,但是既然他想,那就给他掀开了。

赤羽业顺道看见了自己完好无损的兄弟,狠狠地呼出一口气。

以后的性福生活有保障了……太好了……

然后业又看了渚一眼,用另一只稍微好点的手把衣服扒开了。

【诶——业?!】

渚的老脸一红,但也不敢动,怕碰到业的伤口。

看见没有那两团,赤羽业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原来,是梦啊。


 


啊啊啊我蓝颜(儿子)给我写的生贺!好开心(●°u°●)​ 」
炸了!!

按时打发时间:

就像一条小船在江河中,我们是如此渺小,但就是如此渺小,也能激起一番巨浪;就像一株小草,我们是如此不起眼,但就是不起眼,却能激起一番风雨。别人称我们为希望,而我们不负众望。


  念你的笑,念你的声,念你的天真,念你的关心,虽时隔千月,但想起过去,不乏泛起淡淡忧伤。我不知道你现在所行何物,不过,却不想知道。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在你身旁。人,不能太过自负,不能太过忧伤。古人有淡淡忧伤而思乡,之情,而我不像古人那样思乡。因为,我所居便是我的故乡。


  近来秋风过于凉爽以至于找到了初冬的感觉,雨,也是连下了三天,非常适合写作,坐在窗前,看着雨景,听着雨声,风声,心里想着佳人,手上写着文章。不也是人生一大趣味吗?虽有俗者不懂这儒雅之事,但,引用,曹魏的一句话是,别人悲伤我独喜。别人不懂这趣事,无妨啊,这美景被我一人占有,也是一件趣事啊。 


  虽无千古奇人之才,但也有今日之学生所不想之事。有时,蓦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位“学者”仿佛想把古今之事都写进文章,有时,偶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诗人”想把看到的万物写进诗。


  我游历了齐鲁各地,饱榄了人间之美景,生在齐鲁,定当效力于齐鲁。这不会忘却,我饱榄了人间之美景却想到了你,念念不忘的是你啊,心中放不下的是你啊,不知你发觉了无?估计我现在心早已被你占据了罢。


  风,又吹起来。雨,又飘了下来。心,又活了过来。我,又想起你来。



【业渚】小对话

果然要冒个泡证明自己存在。

不然咕噜咕噜沉底了。

业渚的对话。

自己脑补动作。

————————————

渚:中——二——半——

业:恩?

渚:你够了啊啊啊啊!!

业:不够~

渚:滚!

业:可以滚……

渚:诶?

业:床单。

渚:……

业:怎么了?

渚:……你和你父母说了我们的事了吗?

业:别管他们啦,我们继续~

渚:等会!手放下!

业:我不。

渚:先放下!

业:哦。

渚:不说就不让你碰。

业:我已经和他们说完了他们很同意好了我说完了我们继续吧!

渚:……真的?

业:我们不谈这个了好不好?

渚:那谈什么?

业:谈上床的体位!

渚:你……!

……

【此处不宜过多描写,请自行脑补】



-------------------------------------

以上是我在考试的时候闲得无聊出来的产物。

【扶额

我也是够了。

10月5日是宝宝我的生日,打算自己给自己写贺文。

不过我的蓝颜说给我一篇,我开心到炸!

我蓝颜文笔超好的!!

开心炸了!!

【转圈~

至于小天使们要求的文章,国庆就可以看到啦~~







【业渚】弟弟你太缺德了!

急赶慢赶终于榨出来一篇!

送给小天使 @李姿穎 

拖了这么久不好意思!

兄弟梗,您看还满意吗?

以下是正文~

——————————————————————

作为兄长的潮田渚心情很不爽。

有一个名叫赤羽业的表弟【暂住他家里】。

虽然说赤羽业是姑姑家的孩子,但是一点也不像我们家人!

真是奇怪。

他那满肚子的坏心眼哪来的。

完全想不通啊。

就比如现在……

【渚君~】

马丹,我比你大好吗!大了……恩,……起码三个月!【数学不好的某娃子】

强忍着青筋,【叫哥哥。】

【诶~不要嘛。因为啊……】

【……闭嘴。】

【哈哈,渚君生气起来好可爱哦~】

【……】

潮田渚知道这个缺德玩意想说什么。

无非就是每次亲戚来猜测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的时候,这个缺德玩意就可以嘲笑他一番了。

下面就是某个娃子记忆深刻的一幕:

亲戚都知道潮田渚的姑姑生了个儿子,据说还特别帅,【小姨子们】就争先恐后的来了。

赤羽·蜜汁微笑·业辛勤的为【小姨子】亲戚们端茶倒水。

【阿姨,这么远累了吧?来,喝口水歇歇!】

小姨子们面红耳赤,【诶呀诶呀麻烦你了……】

潮田·看穿一切·渚默默地不说话。

呵呵】

小姨子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对谁是哥哥开始感兴趣了。

那个年长的就来了一句,【我估计呀,是业君。】

其余的也跟着附和,【是啊,多有哥哥的样子啊!】

【……】

【……】

两个人都是奇迹的沉默。

然而潮田渚知道这个缺德的为什么沉默。

【因为……完全忍不住笑啊哈哈哈!】

潮田渚望着笑到不能自已的赤羽业默默地揪掉一根……

草。

潮田渚就这么黑着脸看着笑够了的赤羽业。

【好啦好啦渚君,不笑了。】

这还差不多,哼。

潮田渚起身就走,也不管后面依旧憋着笑的某缺德。

【渚君~等等我啊!】

诶?这就话……他什么时候对我说的了?

他顿住了脚步。

依稀记得,就在姑姑把他送来的时候,这个红发的小家伙就显出了他的恶魔本质。

一双金褐色的大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肯停下来。

直到看见了潮田渚。

小时候的潮田渚脸蛋比女孩子还要精致,蓝汪汪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的想要逃避孩子赤裸的目光。

小嘴咧了起来,咯咯的笑,【姐姐!姐姐!】

潮田渚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

所有的大人都笑了起来,【那是哥哥哦!】

【哦……】孩子明显有些小失望。

虽然不再说姐姐了,但是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真的是孩子该有的吗……

也不知道他到底懂不懂性别的问题,反正孩子还小,也不懂什么……

对吧?!

那他为什么老是送给我洋装?!

Excuse   me??

老子可是男的!

带把的!!

而且有一次赔着垮了的笑容问道【衣服哪来的呀?】

人家孩子的回答是:

【从别的女孩子身上扯下来的。】

【……】

姑姑!快把你孩子带走!

终于明白姑姑送来的目的了……

 

有那么一次,小渚带着小业出去玩。

结果小渚和前原矶贝玩的太开心,就忘记了小业的存在。

在他们追跑的时候,小业终于露出了专属于孩子的委屈,【等等我……】

估计对他的心疼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被自己的妈妈抛弃然后每逢过节还要装作他的侄子一样叫姑姑好……

【心疼】。

虽然时隔多年,这种感觉还一直萦绕在潮田渚的心里。

但是感情……好像变质了哦?


【渚君?……喂?】

眼前是赤羽业放大的俊脸。

【哇啊!你……你靠这么近干什么?!】

潮田渚立刻吓得退后三步,并摆出一副防卫姿势。

看见蓝毛的防卫,觉得好笑的同时微笑不免带了些苦涩。

已经……不让我接近了么?

咚。

啊嘞?心……疼了?

真的假的。

就算被讨厌了,我也想要在你心中留下一个位置。

慢慢露出一个自己认为很不错的笑容。

【那么渚君以为我想干什么?】

噫!收起你那个猥琐的笑容!

一步步逼近,【脸红了哟?】

【没……没有!】

后退。

继续后退。

注意,注意前方S级危险警告!!

这不是演习注意这不是演习!

赤羽业有点受不了我进敌退的架势了。

直接一伸手把渚拽了过来。

【啊!】

【别动。】

赤羽业闭上眼睛紧紧地搂住眼前的人,越搂越紧。

潮田渚听话的不动了,可是心脏在不停的乱跳,好温暖的怀抱……

诶?

不行了,心跳……

别这样啊……

这样我会以为……

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

【诶?】

潮田渚骇的睁大了眼睛。

赤羽业认为渚是难以接受,自嘲道【恶心吗?可是我就是喜欢上你了。】

【不是亲情的喜欢,而是想做男女朋友的喜欢。】

啊你先听我说……

【听我说完你再拒绝。】

那个……

【从我看见你第一次脸红的时候,从我看见你穿女装的时候,从你开始等我的时候,甚至你开始梳起头发的时候……我知道,我整个人的心都在为你而跳动。】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看见赤羽业真挚的眼神,

潮田渚不知道怎么想起了这句话。

【你的每一次都有我的心动。】

 

赤羽业明知道答案却还是想要他亲口告诉他。

红毛脸上的固执让渚笑出了声,【我……答应你。】

诶?

不是拒绝?

这次换赤羽业蒙蔽了。

但是也就仅仅持续了一秒钟。

赤羽·妻奴·业抱起媳妇狂奔。

【走!我们去领证!】

【等——!?啊啊啊啊慢点!!】

潮田·吓晕·渚表示他后悔了!

这个缺德玩意!




---------------------------

我只能表示初三狗和初三狗的妈妈伤不起。

码字的时间就是致命伤!


是不是都忘了小渚也是老师了。。。

看见好多说杀老师节日快乐的,,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渚老师吗。。


老师,节日快乐~~